一向以严厉法律和守法自律而自豪的新加坡,越来越“仁慈”了?

马上就好 2021/04/17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加坡法律一向很严格,是一个法治严明的国家,世界出名的法律严明的小红点。有些问题,不只是罚钱就能解决!在新加坡,人们的行为受到严格的法律约束,良好的治安、整洁的环境离不开严格的法律。

新加坡因实施严刑峻法,经常被外国媒体称为“罚款城市”。(新报)

那一天的晚餐特别难吃,也难忘。

不是因为工业区内煮炒摊的食物做得不好,而是紧邻我们十人坐的大圆桌旁,不到30公分的距离,坐了两个喝着啤酒的男人,其中一人的椅背都快敲到我妹妹的椅背。

原本我们没留意,他们是后来才坐过来,两个看似寂寞,劳动了一天的老男人静静喝着酒聊天就挺好。

没想到酒过三巡,这两个人竟然抽起烟来,袅袅二手烟轻轻的飘了过来。

二手烟示意图。(海峡时报)

我心中当然非常不悦,可是在该工业区一带经营工厂的亲戚老大哥一动也不动,似乎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等到中国籍小女生服务员端菜过来时,我低声指着墙上偌大禁止吸烟的标志和背着我在抽烟的人问道:

“你们这里特例,可以自由抽烟?”

忙不过来的她,额头上都是汗珠,当然深明我的不满,尴尬的苦笑一下就神速退去。

大概幼嫩的她没胆子去说那些人。我不说,亲戚不说,无知无觉的老烟枪继续吸着烟。吸完两根后,我们饭没吃完,他被旁边看到我们表情的同伴提了个醒,改坐到大圆桌的另一端,然后继续抽烟。

离开的时候,我环顾四周,疫情期间桌子靠得很近不说,抽烟的人在非抽烟区都在逍遥自在的抽着烟,地上到处都是装了水丢烟蒂的红色小水桶。执法人员不会看不见,只是大家应该长久默许而已,大概全岛的工业区如是。

新加坡全岛的114座小贩中心已逐步实施全面禁烟,截至今年一月仅剩27座还保留指定吸烟区。

游移在非法与合法之间

我感觉自己身处“非法”的孤岛,原来在入夜时分在本地某些地方是可以容许放肆、可以接纳非法、也允许旁人见怪不怪。

我当时很想站起来去叫对方不要抽烟,因为严重影响别人,然而在那样的情境下,当大多数人都合理似的“犯法”,守法的少数和弱势者好像就只能默不作声,否则报章上常看到因无名怒火跟陌生人对着干,甚至血洒餐馆或小贩中心的事件就要隆重上演了。

因为我知道,一开口对没有自知或不愿守法的人说出的话一定不会好听,因此我成为了另一个默许别人犯法的人。

回过头来看,一向以严厉法律和守法自律而自豪的新加坡,是不是越来越“松软”、越来越“仁慈”了?

我们确实可以容许合乎人情,法律以外的灵活度和喘息空间,但是当公共空间受到侵蚀,公共卫生环境受到影响时,我们似乎更应该坚守非黑即白的是与非,而不是摸棱两可的接受底线一再被挑战和罔顾。

当然,什么时候该“软”,什么时候该“硬”也视乎情况;最可怕的是该硬的时候不硬,该软的时候不放软。

最近全国数处出现野猪肆虐、海獭到处横行,吓坏公众的画面看似滑稽之余,其实又危险又血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