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馬來人、不是中國人,我們是會團結起來的新加坡人

提到滿街是黃皮膚黑頭發的華人國家,除了中國,首先想到的就是新加坡了。而這一印象,也讓很多人認定新加坡是一個充滿中國味道的國家,可放眼全球,華人數量排名前三的國家中,卻並沒有新加坡。

2019年,全球華人數量最多的國家是泰國,其次是馬來西亞,第三位則是美國,新加坡則以華人數量254萬排名第五。

你不會對著芒果糯米飯說,這完全和中國的飲食沒關係;你不會質疑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為什麼不是普通話;你也更加不會認為全美為什麼不在農曆新年的時候,滿大街點炮燃燈大肆慶祝,因為這三個國家都是徹頭徹尾的國外,即便是擁有再多華人,也無法改變這一屬性。

同樣地,曾經經歷1個世紀英國殖民的新加坡,獨立後又長期採取多樣性文化的執政策略,如此的新加坡即便擁有再多的華人,也依舊不會有任何中國味道。

百年英屬殖民埋下西方文化火種

新加坡在很久以前被稱作「海城」,意思是在海上漂浮的城市,字面意思其實也就是個島,沒有廣袤的內陸做支撐,自然也很容易被四面圍堵。但就是這麼一座「無名」之城,卻集合太平洋與印度洋的航運要塞、麻六甲海峽進出咽喉於一身,即便再渺小,也會被人盯上。

1819年,英國東印度公司一位名叫湯瑪斯·萊佛士的人來到新加坡,其實早在8年前,他就途經此地。

作為東印度公司的員工,他一直在幫助英國建立一個自由貿易體系,當然這所謂的自由是建立在英國主導的前提下,新加坡這個絕佳的地理位置,自然成為湯瑪斯完成這一任務的突破口。

拿下新加坡帶來的好處不僅僅是建立一個自由貿易體系,也是在蘇伊士運河開通後,擁有了歐洲與中國通商的最短路線。中國、東南亞、歐洲形成一個牢不可破的通商「金三角」,絲綢、茶葉、橡膠、香料成為彼此的舶來品,這其中也包括鴉片。

作為典型的移民國家,英國在新加坡的殖民更加引入了歐洲地區的移民和後裔,再加上亞洲、本土甚至印度等不同種族都在新加坡彙聚、融合。

當然,新加坡的文化演變,不僅僅是來自膚色不同的移民,還有在英國一百多年統治下的民主議會制和自由市場經濟,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讓原本就沒有太多國家文化積澱的新加坡,在意識、思維、教育等方面,埋下了西方文化的種子。

初代或一代移民各自帶著種族的文化來到新加坡,他們的後裔不僅承襲來自家庭灌輸的種族意識,更會與不同的種族文化有著密切的聯繫。

在殖民初期,新加坡並未重視種族差異在教育層面造成的碰撞,宗教、英屬政府、種族等等多種性質的教育機構各自為政。

如此的教育模式,給新加坡人民的文化融合造成了不小的屏障,碰撞和衝突只會加劇差異帶來的問題,1964年爆發的馬、華種族衝突就是最好的例證,這樣的問題極易上升到政治層面,從而影響經濟發展,甚至將國家的未來推向萬劫不復的地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