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小哥感染后,爬树自我隔离11天!他:人穷只能这样…

小马知道 2021/05/21 檢舉 我要評論

话说,由于疫情急剧恶化,印度医疗系统全面崩溃,出现了病床难求、氧气急缺的状况,整个国家都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然而,对于当地许多居住在贫困边远地区的村民来讲,他们面对的难题可远远不止于这些,一旦受到新冠病毒的威胁,他们连居家隔离都无法做到,

因为他们的家中,没有用于自我隔离的空间...

很多印度贫困居民的家中都只有一个房间,这既是一家人共用的卧室、客厅,也是厨房和厕所,

一旦感染新冠,他们无处可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18岁的希瓦(Ramavath Shiva Naik)在染上病毒之后,决定在树上为自己建造一个专门用于隔离的“病房”。

希瓦的老家在位于得拉邦纳尔贡达镇下的Kothanandikonda村,

整个村子居住着大约500户人家,它的位置较为偏远,医疗资源也相对匮乏,离村子最近的初级卫生保健中心有5公里远,

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村民们要走上30公里才能到达真正的医院。

希瓦原本是一名大学生,在海德拉巴的一所学院中攻读工程学,但几周前,学校因为疫情的肆虐而关闭,

于是,他回到家中,帮助父母养家糊口。

希瓦在村里的采购站打工,每日的工作就是从农民手里收购稻谷,

一天下来,大概能赚上120到200卢比(约合10-17元)。

接触的人一多,希瓦就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对劲,

他先是发起了发烧,之后又出现各种新冠相关的症状....

到了5月4日,忧心忡忡的希瓦前去5公里外的卫生中心做了检测,

果不其然,他感染上了新冠,

但由于症状较轻,医护人员告诉他,没有必要住院,不过自己在家隔离一段时间,看看自身的免疫力能否战胜病毒....

可这对希瓦来说根本就不现实,

Kothanandikonda村里面没有隔离中心,他的家里也只有一个房间,爸爸妈妈妹妹和他一家四口都住在里面,根本无法找出可供希瓦自我隔离的地方....

自己已经成为感染源,希瓦不想让家人一同遭殃,

于是他突发奇想,决定在自家门前的树上隔离。

这是一棵水黄皮,具有药用价值,

而之所以选择在树上隔离,是因为希瓦知道有些新冠感染者的血氧饱和度会降到很低,

生活在树上,觉得也有助于他摄入足够的的氧气。

希瓦用竹棍、绳索和其他一些物品做了一张小床,然后再把它绑到树枝上,作为自己的住处,

每天,他的妈妈都会把食物和水送到树下的椅子上,再打电话通知他。

希瓦随后会用绳子把食物拉到树上,填饱肚子。

人有三急,但他的家中只有一个卫生间,还位于房子里面,

如果因此而频繁出入家门,很有可能就会把病毒传染给家人,功亏一篑,

于是希瓦决定,每天在日落之后到田野中去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希瓦在树上的生活很简单,每天看看书,用手机听听歌、上上网,

一边隔离,一边静养身体。

他还在网络上发帖呼吁当地政府建立隔离中心,

根据他所了解到的情况,Kothanandikonda村已经有约50人感染了新冠,但由于缺乏相关设施,很多人难以做到自行隔离,

他希望能有一个集中隔离点,收留这些无处落脚的感染者们,让大家少吃一些苦。

幸好,该地政府的行动很快,

5月13日,他们就辟出一个宿舍专门用于隔离,

而在树上生活11天后,希瓦也被转送至这个距他家7公里远的隔离中心。

其实,在树上生活的第9天,希瓦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当5月18日他再次进行新冠检测时,测试结果已经变回了阴性。

于是,在得到医生同意后,转天他就回到了家中,和家人们得以团聚。

不过回想起这段日子,希瓦还是感到有些苦涩:

“我不知道村里有没有人将我感染新冠的事情告诉村长,村子里没有人真正地帮助我,他们都害怕这种病毒,不愿意走出家门....”

“我没有别的选择,我不想我的家人因为我而受苦。”

希瓦不是第一个到树上寻求平安的人,

在中央邦的印多尔,还有一位68岁的村民也跑去住处附近的菩提树上安营扎寨....

这名老人名叫拉金德拉(Rajendra Patidar),

在得知印度有许多人因为缺氧而在医院死去后,他感到有些恐慌,于是决定寻求一种可以从大自然中摄取纯氧的方式。

在他家附近,有两到三棵壮实的菩提树,

在过去的几周,每天早上,拉金德拉都会带着座椅爬到树上,一直坐到日落之时才离去,

除了静下心来吸取氧气,有时,他还会在树上练习瑜伽。

10几天下来,拉金德拉感到自己神清气爽,一测试,血氧含量竟然高达99,

他觉得自己不仅因为氧气充足而感到头脑敏捷,每天爬树,还能帮助他保持身体健康,

拉金德拉的做法不仅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很多村民也纷纷效仿他,靠爬树来获取氧气。

而去年,在印度执行首次封城时,

很多在大城市做日结工的农民工人因为断了收入来源,不得不回到家乡的小村落里渡过难关。

当时,印度要求所有返乡人员自行隔离14天,

但与希瓦的情况相似,很多人都是一家4、5口挤在同一个房间里生活,并不具备单独隔离的条件,

7名从金奈返回西孟加拉邦Puruliya县的工人也是如此,他们没有地方进行居家隔离。

虽然这7人中,没有一个人出现新冠症状,体温也都正常,

但他们担心,如果不进行自我隔离,要是日后被测出新冠阳性,那不是所有村民都要跟着遭殃?

为此,村民们率先想出了法子,他们决定将这7人安置在村里的几棵大榕树上,

在他们到来之前,村民就做好准备,用竹子和绳索做好了7张小床,运到树上,

还搭建了电缆,以便为他们提供夜间照明。

7人一到,就带着行李爬上了树,村民们还准备好了蚊帐,以防他们被蚊虫叮咬。

每天,这7个年轻人的家人都会给他们送来定量的米饭、豆类和蔬菜,

等家人离开足够远后,他们便会下来吃饭泡茶,再回到树上。

村民们还会轮流守夜,以防树上的人被附近森林中的野生动物或毒蛇伤害。

在当地人眼中,在树上过夜并不是一件多么新鲜的事,

每逢收获季节,村子里都有人住在树上瞭望,以保证农作物不会受到大象或其他动物的侵袭。

返乡的7人也表示可以接受这样的安排,他们说:

“我们在时隔6个月后回家,还远离家人在树上生活是很困难的,但为了村民们的利益,我们不介意这么做。”

不过,树上的生活没能维持多久,这些工人随后被当地政府勒令下树,集中隔离起来。

一年过去,印度的疫情恶化至如今不再可控的局面。

而从出手相助轮流守夜到避之不及无人出面,人们对于新冠患者的态度也有了巨大的改变.....

病毒的广泛变异传播和医疗体系的崩溃让印度民众惶惶不可终日,

他们开始质疑,就算是幸运至极能够被送到医院救治,就一定能好起来吗?

与其直面枯竭的医疗资源而倍感绝望,不如像希瓦和拉金德拉一样寻找出一条可以自救的道路....

毕竟只有活下去,才是所有一切的前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