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為什麼把中國的古董建築,捐給了新加坡?

马上就好 2021/02/03 檢舉 我要評論

保護古建築不難,難的是如何讓古建築富有生命地活下去。

亂世黃金,盛世古董。

倒賣古建築,成為某些文物販子的發財方式。

誰在倒賣中國古建築?

古建築文物被倒賣,已經不算新鮮事兒。

早在2014年,就有媒體報導了「山西村落古建築文物頻遭盜賣,部分廟宇被整座賣掉」的事件。

新聞報導

2016年,浙江溫州也出現了古建築構件被盜事件。

其時,溫州澤雅鎮戈恬村擁有400多年歷史的「金氏宗祠」,6個虎爪青石柱盤(柱礎)一夜被盜,每個價值10餘萬元。

部分柱礎被偷走,以磚塊和木頭取代

而此前,「金氏宗祠」門前的一對石鼓也被偷走,至今還沒能找回來。

在廣東,位於江門市的良溪古村,擁有800多年歷史,被歷史學家譽為「後珠璣巷」。

良溪古村

良溪古村的文化價值不斷被發掘,盜賊也聞訊而至,大肆掠奪老屋傢俱,甚至幾百斤重的門板也不放過。

安徽的徽派建築,主體結構以榫卯結構為主,可以反復拆裝。

這種巧奪天機的設計,成了古建築倒賣者眼中的最大賣點。

因為可以被像「樂高」一樣被拆賣,整棟徽派宅子都可以賣掉。

2001年有篇報導稱,從建國初期至今,皖南古建築材料的流失總量足可以再建一個「宏村」。

新聞報導

山西,是古建倒賣和偷盜最多的地區之一。

據不完全統計,在山西被盜的知名古建築有——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壺關天仙廟一對「對望獅」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介休源神廟明代「二龍戲珠」琉璃壁心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長子縣崇慶寺千佛殿頂的琉璃伽藍仙人

……

這只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不知名但被盜的古建築,就更多了。

浙江橫店影視城內,有一個「明清民居博覽城」。占地900畝,擁有120座明清古建築,堪稱中國最大的古民居集散地。

明清民居博覽城

據影視城負責人介紹,「明清民居博覽城」是他們利用浙贛皖的偏遠山村遷移來的徽派老宅、石橋牌坊建設的。

這從側面,也能看出中國古建築的流失程度。

全國古建築被倒賣背後,是一條完整的灰色產業鏈。

產業鏈的核心,當然是古建築販子。

這些古建築販子,早已不限於盜竊、收購古建築,而是延伸至仿古產品製作、修復古建築等領域。

《經濟參考報》曾暗訪某個古建築企業,該企業占地300多畝的基地,堆放從各地收購來的古建築,每年光場地租賃費就達幾百萬元。

規模之大,可見一斑。

古建築企業的存放基地

中國很大,古建築散落全國各地,知名的大多已被列為文保單位。倒賣者又是如何找到古建築的呢?

這就要提到產業鏈的上游,尋寶者。

尋找古建築,行話稱之為「踩地皮」,意思就是通過腳踏實地的方式,找到合適的古建築。

「踩地皮」者,主要是兩種人,一種是當地村民,熟門熟路,收集本地的古建築資訊;一種是專業尋寶者,雲遊四海,尋找古建築。

業務也分階層。

低階者,搜集古建築的樣式、位置、價格等資訊,告訴倒賣者,賺個資訊費;高階者,低價收購,高價賣出,賺取差價。

山西省稷山縣清河鎮上費村,電線杆上貼著「專收老瓦、老磚、老木料」的廣告,便是「踩地皮」者所為。

上費村的收購古建文物的廣告

據報導,一個古建築販子長期打交道的「踩地皮」者多達萬人。

有人尋,有人買,那麼,古建築都賣給了誰?

古建築的價值,在於歷史,在於其獨一無二的特性。

下游的買家,有的可能真是喜愛歷史。

1990年代,成龍在國內買了10間徽派建築,本來打算想找一塊地,重建老房子,給父母住。

後來,成龍的爸媽相繼離世。成龍便將4棟古建築捐給了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剩下的捐給了國內其他地方。

當時,這件事爭議極大。有人認為,成龍花錢買了就有處分的權利;也有人認為,捐給新加坡是一種「賣國行為」。

位於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的徽派建築

在美國麻塞諸塞州賽勒姆市的埃塞克斯博物館內,也有一座清代古民居。

這座名為「蔭餘堂」的徽派民居,被拆成700塊木件、8500塊磚瓦、500塊石件後,裝進40個國際標準貨櫃,漂洋過海運至美國。

蔭餘堂

購買古建築,更多的則是出於商業利益。

比如,房地產公司買下古建築,建在別墅區,以會所的形式進行商業運營,提升了樓盤的檔次。

被倒賣的古建築,大多被改造成高端會所、私人宅邸、工作室、茶樓等,用以裝點門面。

很多人不知道,某些地方政府,也是古建築的「大買家」。

為了發展旅遊專案,某些地方政府大興土木,斥钜資打造古城、古街。很多建築材料,就是從文物販子手裡購買的。

例如,安徽阜陽潁上的管仲老街,就購買了不少古建築。

安徽阜陽潁上的管仲老街

最近幾年,隨著中國法律法規的健全、監管力度的加強,古建築正在得到越來越周全的保護。

然而,保護古建築不難,難的是如何讓古建築富有生命地活下去。

古建築,亦可稱之為老建築,常常是年久失修,疾病纏身。

很多的古建築,不是像故宮那樣,有專門的機構來維護,只是一座有人居住的宅子罷了。

這些古建築的產權,屬於居住者。他們享有售賣古建築的權利與自由,這是無法被阻止的。

這也導致很多古建築擺脫不了被倒賣的命運。

如果古建築民居被列入文保單位(文保點),那麼,就受國家法律的保護。

這又面臨一個問題,居民在使用時,必須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負責保護建築物及其附屬文物的安全,不得損毀、改建、添建或者拆除不可移動文物。

也就是說,居民要想根據自己的生活習慣,改造古建築,必須申請報備,手續往往繁瑣複雜。

這不僅給居住者帶來生活上的不便,也打擊了他們保護古建築的積極性。

古建築的保護難點在於,它們既富有歷史價值,又具有居住屬性,這兩者常常是矛盾的。

但有意思的是,這兩者,又是古建築的獨特價值所在。

古建築在使用中延續生命,只有與人發生關係,才能體現價值。

新中國成立初期,建築大師梁思成及其妻子林徽因,以死相諫保護北京古城牆而不成,聲淚俱下:

你們把真古董給拆了,將來要後悔的!即使再把它恢復起來,充其量也只是個假古董!

1958年開始,北京70多公里古城牆被拆除,僅余幾百米。47座城門樓、箭樓和角樓僅餘3座。

38年後的1996年,北京向民間募集舊城磚,重修一段殘存的古城牆。

今天的我們,千萬不要重複昨天的錯誤。

關於古建築倒賣,你有什麼看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