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真正的贫困是罕见的,但相对贫富差距仍然很大

马上就好 2021/02/13 檢舉 我要評論

有关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故居是否保留的争论已延续几年。

在2015年李光耀去世后,李显龙主张保留故居,其弟弟妹妹李玮玲和李显扬主张拆除故居,以免成为“供人崇拜的遗迹”。

李玮玲和李显扬认为,李显龙保留故居是借李光耀的光环扶持自己的儿子进入政坛。但李显龙称,其儿子对政治并无兴趣,而且认为所谓“借李光耀的光环”是可悲的。

李光耀故居之争在表面上是李氏家族内部的矛盾,实际上也反映出新加坡所面临的不平等挑战。新加坡从一个弹丸小国快速发展成为发达国家,新加坡普通居民能够负担得起交通、食品和住房,这一切堪称奇迹。

但是,这一“社会契约”越发遭到贫富分化和相对剥夺感的挑战。英国记者尼古拉斯·沃尔顿在新加坡生活多年,他在《寻迹狮城》中写出了新加坡的奇迹之处以及其将面临的挑战。

沃尔顿认为,新加坡在新世纪所面临的挑战不会比其独立以来的五十年更轻松。在高度全球化的世界背景中,新加坡社会将如何解决不平等的挑战?以下经出版社授权摘选自《寻迹狮城》,小标题为编辑所加。

《寻迹狮城:新加坡的历史与现实》,[英]尼古拉斯·沃尔顿 着,焦静姝 译,索·恩|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0年8月。

新加坡公民生活的三大“社会契约”:交通、食品和住房

就在尼尔街(Neil Street)将与广东民路(Cantonment Road)交会的地方,我路过吉祥红龟粿(Ji Xiang Confectionery)。

这家甜品屋位于一座醒目的、桃红加奶油色的巨大组屋的底层,门面也就比墙上的洞大一些。但别看它其貌不扬,其实声名远扬。

它的特色甜品是一种用糯米粉、椰奶和糖制成的发亮并带有图案的黏嘴小甜点。新加坡人从四面八方前来,选购一份被精美装盘的礼盒,其中传统的口味有花生味、玉米味、芋头味和咸豆沙味。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东西实在不好吃:太甜、太黏,简直就是为了塞牙而设计的。但排队购买的新加坡人络绎不绝。这种食品就像一个黏稠的提示器,提醒我作为一名外籍人士,我的生活与口味和广大新加坡人之间有一道鸿沟。

普通新加坡公民的生活是围绕该岛社会契约的三大支柱构建的:带空调的地下捷运网、朴实简陋的小贩中心和高高耸立的HDB组屋。由于该国的居民忙于发财致富,他们期望生活的这三个基本层面——交通、食品和住房——可靠且能负担得起。

但这一社会契约似乎不如以前那么坚实了。矛盾的是,随着新加坡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她的大部分居民却开始有相对不富裕的感觉。一捆捆1000新元的钞票也无法阻止全球有关不平等的讨论冲上她的热带海滩。这一讨论在新加坡尤其火爆,一方面是因为该岛相当富裕,另一方面是由于整个国家建立在明确的精英主义基础上。

而一连串关于金融巨头炫耀财富的报道也加剧了这种紧张局势。2017年4月,当地一家餐厅的老板盖瑞·林曾被指控嘲讽一名出租车司机的财富状况,当时司机拒绝了他抛出的1000 新元的钞票。

“你看看,谁叫我这么有钱,我也没办法啊,”他在视频里说道,“你是成不了大事的。你知道你为什么是个出租车司机吗?因为你成不了大事。”

社交媒体上舆论沸腾。林的餐厅在网上成了众矢之的,遭到了网友一连串的愤怒攻击。盖瑞·林为了适当地表示懊悔,也为了缓解局面,让自己的餐厅为出租车司机们提供免费的饮食。1

尽管如此,引发人们对不平等现象感到不安的,不只是一些超级富豪的粗鲁行为。它还涉及社会契约的三大支柱——交通、食品和住房。尽管新加坡人被告知自己已经实现了真正的富裕,但这三个方面恰恰代表了实现这一愿景道路上的玻璃天花板。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