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多所补习中心爆学生病例,机场感染群起源食阁或厕所

位于蒙巴登的百力果学前中心通知所有家长:该中心有确诊学生曾在5月11日到中心上课。该中心已立即暂停所有实体课,改为网上授课。

目前已知有学生确诊的补习学校和教育中心包括:

HCL Education 华文补习中心 — Katong V 分校

百力果 — 蒙巴登分校

百力果 — 碧山507分校

The Learning Lab 补习中心 — 大华广场(United Square)

这几处出现病例的补习学校和教育中心集中在东部和中部。

实锤了。

昨天报道,东部三所小学有五名小学生确诊;当时《新加坡眼》已知其中两名与Learning Point补习中心50岁补习老师有关;从这三所学校的地理位置和五个学生的年龄判断,认为可能形成新感染群。

果然,新加坡卫生部昨晚通报,Learning Point补习中心师生形成新感染群,所有五名小学生皆是该补习老师的学生。此感染群编号为“61313”。

韩国是邪教聚集形成感染群,泰国是夜店形成新感染群,印度是大壶节和选战形成新感染群。而新加坡,是补习中心形成新感染群。

不得不说,非常新加坡。 

新增Learning Point补习中心感染群

“61313感染群”Learning Point补习中心师生感染群。截至5月14日1200时,该感染群共有6人。

LP补习中心感染群病例情况病例一

(5月13日已通报):50岁新加坡籍妇女(第63131例),Learning  Point(本文简称LP)补习中心教师。5月3日出现腹泻和头疼症状;5月6日出现发热症状;5月11日出现咳嗽症状。5月11日到私人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5月12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病例二(新增):9岁新加坡籍男童(第63184例),St  Stephen’s 圣斯德望学校学生,在Parkway  Centre的LP补习中心上课,是上述50岁补习教师的学生。5月11日出现发热症状,之后没有到校;5月12日到私人诊所求医,同日,流调显示他是密切接触者,被隔离。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病例三(新增):7岁新加坡籍男童(第63188例),St  Stephen’s 圣斯德望学校学生,在Parkway  Centre的LP补习中心上课,是上述50岁补习教师的学生。5月11日出现流鼻涕症状,没有求医。5月12日,流调显示他是密切接触者,被隔离。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病例四(新增):9岁新加坡籍女童(第63185例),光华学校学生,也在Parkway  Centre的LP补习中心上课,是上述50岁补习教师的学生。5月12日出现发热症状,没有到校,到私人诊所求医,同日,流调显示她是密切接触者,被隔离。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病例五(新增):8岁新加坡籍男童(第63187例),光华学校学生,也在Parkway  Centre的LP补习中心上课,是上述50岁补习教师的学生。5月11日在校时,出现发热症状,到综合诊所求医。5月12日,流调显示他是密切接触者,被隔离。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病例六(新增):9岁新加坡籍男童(第63186例),St  Andrew’s  Junior School圣安德烈学校学生,也在Parkway  Centre的LP补习中心上课,是上述50岁补习教师的学生。5月11日在校时,出现发热症状。5月12日,到综合诊所求医;流调显示他是密切接触者,被隔离。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除了上述编号63131的LP补习中心感染群,卫生部昨天也通报新增另一个感染群。

新增盛港医院护士家庭聚集感染群

39岁菲律宾籍药房职工无症状确诊

于3月22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昨天通报的第二个感染群是编号63096的感染群,是盛港综合医院手术室护士家庭聚集感染。截至5月14日1200时,该感染群共有3人。

39岁菲律宾籍男子(第63221例),Unity药房职员,是上述二人的家庭成员。5月11日被隔离;5月13日检测,确诊,无症状。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他于2月23日、3月22日分别接受两剂疫苗接种,已完成接种。

盛港医院护士家庭感染群病例回顾

病例一(5月12日已通报):33岁菲律宾籍男子(第63096例),在盛港综合医院担任手术室护士。5月9日,出现流鼻涕症状;10日晚上,出现咳嗽症状;11日,出现发热、咽疼、呼吸急促、丧失味觉症状。5月10日,盛港综合医院对全体员工进行筛查检测。5月11日,他检测结果为阳性,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为阳性。他的B.1.617病毒株(印度变异)检测初步结果为阳性。他于1月19日、2月8日分别接受前后两次疫苗注射,已完成疫苗接种。

病例二(5月13日已通报):7岁菲律宾籍男童(第63122例),杨厝港小学学生,是上述33岁护士的家庭成员。5月10日晚上出现咳嗽、咽痒症状;5月11日早晨呕吐,当天到私人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同日,33岁护士确诊,7岁男童被隔离。5月12日确诊。

陈笃生医院感染群新增1人

88岁9D病房病患无症状确诊

天天检测,第11天终于阳性确诊

昨天通报的其中1起有关联病例属于陈笃生医院9D病房感染群。截至5月14日1200时,该感染群共有45人。

88岁新加坡籍老翁(第63168例),4月19日住进陈笃生医院9D病房,4月29日转至国家传染病中心。从5月2日开始,天天接受检测,结果皆为阴性。到了第11天,5月12日,检测结果为阳性,确诊,无症状。血清抗体检测结果为阴性,意味着新近感染。 

机场感染群溯源

可能是高危地区入境旅客传机场人员

再传公众,后传社区

5月14日,交通部长王乙康介绍了樟宜机场感染群的起源。

他说,当局对机场感染群最早的二十多起病例所做的流调显示,大部分病例都高度集中在机场的某个特定区域。

该区域主要服务于从高风险地区入境的旅客,包括源自南亚的旅客。从廊桥到取行李处,到入境关卡,形成一整块区域。

这块区域上相信有机场前线人员被入境旅客感染而不自知。被感染的机场人员到T3地下二层的餐馆和Kopitiam食阁用餐,同时也有前来用餐的公众,用餐时都不戴口罩,病毒可能就这样从旅客传到机场人员,再由机场人员传到公众,由公众传至社区。

(2018年,樟宜机场T3的Kopitiam食阁。图源:脸书)

另一可能性就是病毒通过T3的公共厕所传播。当局正在调查。

5月6日,88岁机场T3清洁工确诊。5月8日,维多利亚初级学院18岁女生确诊,流调发现她曾经到过T3的地下二层Kopitiam食阁,当局于是决定对公众关闭机场和星耀樟宜,除工作人员和旅客不得进入,做深度消毒,并于5月9日起,对机场T1、T3和星耀樟宜的9000名前线人员进行全体检测。

截至5月14日,完成检测的1万名机场工作人员当中,绝大多数的检测结果呈阴性。最早的几起病例都出现执行全体检测的最初两天。

与公众接触最多的星耀樟宜约500个职工已接受检测,暂无出现阳性结果。

截至5月14日中午,机场感染群当中,有35人是机场前线人员,无人进入重症,亦无需要用氧气治疗。

民航局接下来将把检测范围从航空领域前线人员扩大至樟宜机场搭客大厦的约8000名办公室人员;所有染病风险较高的工作人员将从原本的每14天一检改为每7天一检。

当局希望,通过隔离和检测,可以把机场人员疫情压制下来。

新加坡眼评论

机场T3疫情由于局限在一定地理范围,而且人员追踪起来容易,所以控制起来相对不难。

但是,病毒已从机场传播到社区。从地理上和人员流动上,社区的复杂性比机场T3高得多,要压制下来也困难很多。

还有一个关键,机场前线人员大部分已完成疫苗接种,至少有避免进入重症的保护。而社区里大部分人仍未接种,尤其是45岁以下人口,偏偏又是这部分人口的流动性最大——工作、求学、娱乐、休闲等等。

因此,政府宣布明天(5月16日)至6月13日为“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目的是尽可能遏制病毒在社区的传播。

(图源:网络)

政府将在两周后,大概本月底,对“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进行阶段性回顾。根据届时实际情况,再考虑接下来的措施。

如果病毒遏制效果显著,那么,有望回归到较为宽松的“解封第三阶段”;如果效果不好,恐怕得延长“高警戒第二阶段”;如果疫情持续爆发甚至急剧恶化,再进一步回退“解封第一阶段”甚至回到CB“断路器”,也是有可能的。 

新加坡5月14日疫情回顾

新增52起确诊病例

为三个半月来的新高

31起为无症状感染

现在回顾新加坡卫生部昨夜通报的疫情数据。

5月14日,通报新增52起确诊病例,其中28起为境外输入病例(19起为归国的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24起为本土病例,累计6万1505起。

这是自今年1月30日的三个半月来,新加坡新增病例的单日新高。1月30日,新加坡是新增58起确诊病例。

在昨天的52起确诊病例当中,21起(40%)出现症状,31起是无症状感染。

在24起本地社区病例当中,4起为暂无关联病例,20起是有关联病例——13起属于机场人员感染群,5起属于补习中心师生感染群,1起属于盛港医院护士家庭聚集感染去,还有1起属于陈笃生医院感染群。

樟宜机场感染群昨增13人

截至5月14日中午一共59人

昨天通报的20起有关联的本地社区病例当中,13起为属于“62873感染群”(樟宜机场感染群);截止5月14日1200时,该感染群一共59人。

‍机场感染群昨天通报的13人是:

一、57岁机场T3关卡人员咳嗽确诊

于2月17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57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178例),ICA移民与关卡局派驻樟宜机场T3人员。5月10日出现咳嗽、流鼻涕正在。5月11日区综合诊所求医,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他于1月27日、2月17日接受疫苗注射,已完成两剂接种。

二、51岁机场T3关卡人员咳嗽确诊

于2月15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51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219例),ICA移民与关卡局派驻樟宜机场T3人员。流调显示他是第63094例(39岁ICA机场人员)的密切接触者,5月11日被隔离。5月12日出现轻微咳嗽症状,没有向当局报告。5月13日接受检测,当晚出现咽疼症状。5月14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他于1月25日、2月15日分别接受前后两次疫苗注射,已完成疫苗接种。

三、29岁机场T1、T4工程师发热确诊

29岁马来西亚籍男子(第63191例),受雇于Idemia Singapore Pte Ltd,派驻樟宜机场T1和T4担任IT支援工程师。5月7日出现发热症状,5月11日到私人诊所求医,接受检测。5月13日未好转,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求医,随即被隔离。同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四、28岁机场T3辅警咳嗽确诊

是第63055例的密切接触者

于2月4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28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194例),受雇于Certis Cisco策安保安公司,派驻樟宜机场T3担任辅警。5月9日出现咳嗽症状,没有求医。流调显示他是第63055例(59岁新加坡籍男子,机场T3航空安保员)的密切接触者,于5月10日被隔离。5月12日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他前几次接受当局的RRT定期轮流检测,结果皆为阴性,最后一次阴性结果出在5月8日。本次血清检测结果未出。于1月14日、2月4日分别接受前后两次疫苗注射,已完成疫苗接种。

五、67岁机场T1安检员无症状确诊

也是第63055例的密切接触者

于2月4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67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195例),受雇于Certis Cisco策安保安公司,派驻樟宜机场T1担任安检员。流调显示他是第63055例(59岁新加坡籍男子,机场T3航空安保员)的密切接触者,于5月10日被隔离。尽管他无症状,但仍于5月13日接受检测。5月14日确诊。他前几次接受当局的RRT定期轮流检测,结果皆为阴性,最后一次阴性结果出在4月27日。本次血清检测结果未出。于1月14日、2月4日分别接受前后两次疫苗注射,已完成疫苗接种。

六、27岁机场T3店员咳嗽确诊

于2月9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27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167例),樟宜机场T3某店店员。5月7日出现肌肉酸痛症状;5月11日出现咳嗽、厌食正在,同日到私人诊所求医。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他于1月19日、2月9日接受疫苗注射,已完成两剂接种。

七、25岁义安城客服咳嗽确诊

是上述T3店员的密切接触者

25岁马来西亚籍女子(第63165例),义安城客服人员,是上述第63167例的密切接触者。5月11日出现咳嗽、咽疼症状,到私人诊所求医,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八、46岁马来西亚籍清洁工无症状确诊

是第63070例的家居接触者

于5月10日接种第一剂疫苗

46岁马来西亚籍男子(第63179例),在盛港广场Kopitiam Square担任清洁工,是第63070例(56岁马来西亚籍男子,樟宜机场T3的Kopitiam食阁清洁工)的家居接触者,5月11日被隔离。5月12日接受检测。5月13日检测,确诊,无症状。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他于5月10日接受了第一剂疫苗注射。

(Kopitiam Square。图源:网络)

九、39岁马来西亚籍清洁督工咳嗽确诊

也是第63070例的家居接触者

39岁马来西亚籍男子(第63180例),同样在盛港广场Kopitiam Square担任清洁工,同样是第63070例(56岁马来西亚籍男子,樟宜机场T3的Kopitiam食阁清洁工)的家居接触者,5月11日被隔离。5月12日接受检测。5月13日检测,确诊,无症状。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十、91岁老妇咳嗽确诊

也是第63070例的家居接触者

91岁新加坡籍老妇(第63181例),家庭主妇,同样是第63070例(56岁马来西亚籍男子,樟宜机场T3的Kopitiam食阁清洁工)的家居接触者,5月11日被隔离。5月12日出现咳嗽、咽疼症状,没有报告。同日接受检测,同日出现发热症状。5月13日检测,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十一、53岁中国籍清洁工发热确诊

于4月21日接种第一剂疫苗

53岁中国籍妇女(第63192例),受雇于Ramky Cleantech Services Pte Ltd,在位于中央金融区的Robinson 77写字楼担任清洁工,是第63071例(46岁中国籍妇女,Robinson 77写字楼清洁工)的密切接触者,5月10日被隔离。5月12日出现发热症状,向当局报告,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于4月21日接种首剂疫苗。

十二、39岁语言学校校长咽疼确诊

39岁新加坡籍女子(第63169例),语言学校校长,是第63047例(44岁新加坡籍男子,莱佛士医疗集团T3工作人员)的家庭成员。5月10日出现咽疼症状,同日,被隔离,接受检测,检测结果为阴性。5月12日出现发热症状,再次检测,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十三、60岁人力部行政员确诊后咽疼

60岁新加坡籍妇女(第63177例),新加坡人力部行政人员,是第63059例(63岁新加坡籍男子,樟宜机场T3清洁工)和第63135例(44岁印尼籍女佣)的家居接触者,5月10日被隔离。5月12日接受检测,确诊。5月13日出现咽疼症状。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此13人当中,6人是樟宜机场前线工作人员,7人是密切接触者。 

9个感染群无新增病例

1个感染群昨解除观察

新加坡目前有13个活跃感染群,昨天出现新增病例的是:樟宜机场员工感染群(新增13人)、LP补习中心感染群(追加1人新增5人)、盛港医院护士家庭聚集感染群(追加2人新增1人)、陈笃生医院感染群(新增1人),其他11个感染群昨天没有出现新增病例。

“61360感染群”(巴布亚新几内亚籍旅客)已有2个病毒潜伏期没有新增病例,已解除医学观察。

昨增暂无关联社区病例4人

其中两人是厨师

工作地点或靠近樟宜或就在樟宜

昨天通报的24起本地社区病例当中,有4起属于暂无关联病例。 

一、39岁中国籍樟宜监狱厨师发热确诊

于4月10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39岁中国籍男子(第63160例),受雇于SATS新翔食品服务公司,派驻在樟宜监狱担任厨师。SATS新翔食品服务公司是新翔集团的子公司,主要给航空公司、军营、监狱等提供餐食。

(新翔食品服务公司。图源:公司官网)

他5月12日下班之后出现发热、流鼻涕症状,到私人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他于3月23日、4月10日接受疫苗注射,已完成两剂接种。

新加坡监狱署今天(5月15日)发布文告指出,樟宜监狱一名在A5区域内工作的厨师确诊。为以防万一,在A5进行的活动如家属探访、辅导等都已暂停。受影响的A5区域已经进行彻底清洁和消毒。约5000名囚犯与狱警将接受检测。

二、22岁Wok Hey白沙坊厨师发热确诊

22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166例),在白沙坊(White Sands)的Wok Hey餐馆担任厨师。5月10日傍晚出现发热、咳嗽、流鼻涕症状。5月11日到私人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2018年,白沙坊Wok Hey。图源:WokHey脸书)

《新加坡眼》注意到,上述2起病例的工作地点都位于樟宜机场附近,一个位于巴西立,一个是樟宜监狱,而且还是SATS新翔集团的子公司。 

三、48岁送餐员发热确诊

48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220例),Grabfood送餐员。5月12日晚上出现发热、咳嗽、咽疼症状。5月13日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求医,并接受检测。5月14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以上三例的共同点是,三人都是餐饮业从业人员,两人是厨师,一人是送餐员。 

四、70岁退休老妇发热确诊

70岁新加坡籍老妇(第63183例),退休人员。5月10日傍晚出现发热、咳嗽症状。5月11日到私人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5月13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 

昨增境外输入病例28起

印度占半数

皆为新加坡公民与PR

5月14日,卫生部通报境外输入病例28起。

按旅行史分:印度15人,印尼4人,尼泊尔2人,英国2人,孟加拉、韩国、泰国、菲律宾、巴布亚新几内亚各1人。

从南亚(印度、尼泊尔、孟加拉)入境病例小计18人,占当天境外输入之三分之二。

从印度入境有15人,3人为新加坡公民,12人为新加坡永久居民,占当天境外输入病例的半数。

随着印度疫情恶化,短期内相信有更多旅居印度的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会回到新加坡。因此,尽管禁止了南亚旅客入境,短期内南亚输入病例不可能清零,但不会再出现以往那种非公民、非永久居民大群人入境的情况。 

公民与永久居民占三分之二

昨天通报的28起境外输入病例当中:

新加坡永久居民13人、新加坡公民6人,分别从印度、印尼、韩国、英国入境。

WP客工4人,分别从孟加拉、印尼、菲律宾入境,其中3人是外籍女佣。

持工作证件者3人,分别从尼泊尔、巴布亚新几内亚入境。

留学生1人,从泰国入境。

持STVP短期探访证者1人,从印尼入境,前来求医并探亲,亲属是新加坡永久居民。 

18人病愈

ICU重症监护病房有3人

5月14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截至当日中午1200时,18人病愈出院,累计病愈6万1047人;现有病患为427人,比前天增31人。

现有病患包括:中症病房有177人,比前天增27人;247人在社区护理设施或社区康复设施,比前天增4人。

ICU重症加护病房有3人,与前天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