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樟宜机场感染群如何成为最大感染群

卫生部在(9日)证实樟宜机场出现2019冠状病毒感染群,而这个感染群在不到一个星期以内就成为本地目前最大的活跃感染群。

截至昨天(15日),樟宜机场感染群已经累计68起相关病例。《8视界新闻》带你看看樟宜机场感染群过去一个多星期的发展。

5月5日

樟宜机场感染群的首起病例是卫生部在5月6日公布的88岁第三搭客大厦清洁工(第62873例)。在5月5日确诊的他,当时跟已知病例并无关联。

5月8日

又有三名在樟宜机场工作的人确诊,包括多一名第三搭客大厦清洁工、同样在第三搭客大厦工作的安全协调员(第62942例),以及在第一和第三搭客大厦工作的安检人员(第62945例)。

三人当时都被列为与已知病例暂无关联的病例,但卫生部为了安全起见,宣布为樟宜机场第一搭客大厦、第三搭客大厦以及星耀樟宜的工作人员展开特别检测。

5月9日

多四名在樟宜机场工作的人确诊,卫生部证实樟宜机场出现感染群。

新加坡民航局与樟宜机场集团也发布联合声明说,第三搭客大厦的地下二楼将对外关闭,进行深度清洁,餐饮场所和零售店必须在工作人员检测呈阴之后,才能重新开店。

当时已有四名清洁工确诊的清洁承包商Ramky Cleantech Services也被令停工14天,对防疫安全进行全面审查,为清洁工进行复习性培训,并且加强员工之间的工作隔离。

5月11日

樟宜机场感染群出现首起不在那里工作的相关病例。卫生部调查发现,在5月7日确诊的18岁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女学生(第62941例),可能是于5月3日在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受感染。

她曾在上个月23日和30日,以及5月3日三次到访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的莱佛士医疗诊所,并在3日到访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地下二楼的Kopitiam食阁。樟宜机场感染群另外两名病患(第62942例和第62945例)也曾于同一天到访这家食阁。

5月12日

新加坡民航局和樟宜机场集团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星耀樟宜将从隔日起暂时关闭14天,搭客大厦也只限乘客和必要工作人员出入,航班不受影响。

卫生部则宣布,任何曾在5月3日或之后到过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的公众,可以接受免费冠病检测。

此外,卫生部调查发现早前确诊的47岁国家公园局园景师(第63005例)也可能是在到访第三搭客大厦时受感染,他的妻子(第63084例)也在前一天确诊。

5月13日

又有两名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的访客确诊,分别是一名44岁家庭主妇(第63139例)和44岁Gojek私召车司机(第63146例)。

樟宜机场感染群的相关病例累计达到46起,超越陈笃生医院成为本地目前最大的活跃感染群。

5月14日

王乙康卸下交通部长职务之前在政府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记者会上透露,在樟宜机场感染群的首20多起病例当中,大部分都在同一区工作,而这一区就是南亚等高风险地区旅客入境时会经过的地方。

他指出,这些员工会到第三搭客大厦地下二楼的商业区域和食阁用餐,病毒可能就是在这里传播给到访的公众。

樟宜机场感染群这时已经有59起相关病例,超越去年累计47起病例的裕廊战备军人协会俱乐部歌唱班新春团拜晚宴感染群,成为继慕斯达法购物中心感染群之后,本地至今最大的社区感染群。

5月15日

新加坡民航局发表文告指出,截至5月14日,共有35名机场工作人员确诊,不过没有人出现重症症状或需要氧气治疗,也无人在加护病房。

近一万名机场工作人员已经完成检测,绝大部分的检测结果呈阴,而当局下来将把检测范围扩大至搭客大厦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将有约8000人接受检测。

下来,所有处于高风险工作岗位的机场工作人员无论是否已经接种疫苗,都必须每七天接受一次轮流定期检测(Rostered Routine Testing,简称RRT)。樟宜机场感染群的首五起确诊病例当中,有四人是通过轮流定期检测被探测到的。

按照卫生部文告统计,樟宜机场感染群已有至少18人的初步检测显示他们感染了B1617印度变异毒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