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港整栋组屋强制检测!钟南山:以后可能每年都需打疫苗~

被列入陈笃生医院冠病感染群的70岁男病患,(5月20日)因冠病并发症逝世,他是本地第32起冠病死亡病例。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文告,这名男病患是在4月22日入住陈笃生医院9D病房,4月30日确诊感染冠病。他生前有肺癌和心房颤动病史,尚未接种冠病疫苗。

另外,流行病学调查发现,有数起冠病确诊病例住在后港8道第506座组屋,因此该座组屋所有居民须强制接受冠病检测,以策安全。

这座12层楼的组屋共有114个单位。为了方便居民,卫生部将于今明两天在第506座组屋底层进行检测。当局已向受影响居民派发传单,并会发送手机短信通知。

卫生部也提醒居民密切留意健康情况,若感到不适应立即求医。

联合早报记者今早9时走访该座组屋时,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在组屋底层设立检测站。组屋底层也被铁栏围起,避免他人随意进出。

受访居民对于同座组屋有确诊病患,以及所有居民都必须接受检测感到震惊,也担心自己是否会染病。

住在该座组屋的居民陈素凯(60岁,家庭主妇)受访时说,自己昨晚看新闻获知消息后感到非常害怕,整晚都睡不着:

“我们邻居之间有互相提醒要戴好一点的口罩,做好防疫措施,我下午的时候会来接受检测。”

另一名居民何淑环(53岁,家庭主妇)也说,自己为怀有身孕的儿媳妇,以及两岁的孙子感到非常担心。

“孙子还小,如果等一下要下来接受检测,我怕会有很多人,他又不愿意戴口罩。”

昨天新加坡本地没有新增感染群,但六个现有感染群出现新病例。

其中,樟宜机场感染群再增四人,累计冠病确诊人数扩大至100人。

机场感染群的新病例包括两名就读于阿马亚里夫回教学校的女学生,以及与她们同住的63岁航空保安人员。

除了上述两名女学生,昨天也有另外四名学生确诊。他们是就读于新加坡理工学院的19岁女学生、耘青中学的15岁女学生、英华学校(小学)的12岁男学生,以及在榜鹅大道乐心儿(Skool4kidz Centre)上学的三岁女童。

樟宜监狱感染群再有一名41岁囚犯确诊,使感染群扩大至八人,当中有五人是囚犯。

5月19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如果新冠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慢慢降低的话,那么新冠与人类的长期共存将成为可能。

假如新冠疫苗的保护率不再是1年,那么未来的每年人们有可能都要接种疫苗。

也就是说,在不远的未来,人们可能要像预防流感那样,定期注射新冠疫苗。

钟南山院士还说,鉴于现在多国都出现了变异病毒,具体发展还是要持续观望。

此前,钟南山院士在另一次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也说过,全球疫情远远没有结束,很严重的病毒变异可能影响疫苗效果和药物研发。

只靠预防等办法来应对疫情,在现在这个时间点看来是远远不够的。

“下一步的关键就是通过广泛接种疫苗,建立群体免疫。接种越早,建立群体免疫越早,病毒的变异就越少。这是非常急迫的。” 钟南山院士说。

张文宏医生年初也曾预测,新冠病毒会成“常驻病毒”,和人类共存。

成为“常驻病毒”,意味着每个人都有被感染的可能,但是死亡率不会很高,低于流感死亡率。

具体来讲,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病毒。两者入侵细胞的机制,基因组大小,复制模式完全不一样。

随着时间发展,新冠病毒可能会像流感一样随着季节而来,入侵我们的生活。

随着人类对抗新冠过程中慢慢产生抗体,新冠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很可能会慢慢降低,继而或将与人类长期共存。

新冠病毒目前不能被免疫完全消除,但是在接种疫苗的人群中,病毒会逐渐弱化,变得温和。

最终人类和病毒达成一定程度的妥协,新冠不再具有最初席卷全球的杀伤力。

所以,大规模接种疫苗仍是全球应对新冠的首要对策。

当越来越多的城市中接种疫苗人群达到高比例,形成基本免疫屏障。

我们离战胜新冠病毒,就又近了一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