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71岁老人仍高举狮头传承技艺:15岁学舞狮,首两年只学扎马步

马上就好 2021/02/14 檢舉 我要評論

鸿杰体育会永久荣誉顾问蔡来福1965年15岁就拜师学舞狮。(龙国雄摄)

舞狮是流传已久的传统表演艺术,被认为是驱邪避凶的吉祥瑞物,每逢新年或节庆必有舞狮助兴,长盛不衰。已过古稀之年的舞狮师傅,早年刻苦学艺,晚年仍高举狮头传承技艺,只望后继有人,延续代代相传的醒狮雄风。

71岁的蔡来福是鸿杰体育会的发起人和永久荣誉顾问,体育会虽然只创办了10年,但蔡来福自15岁起就已经拜师学艺。

15岁学舞狮,半个世纪以来,蔡来福秉持信念,精进与传承这项传统技艺。

那是1965年,石叻道联络所成立醒狮团,从小爱看武打片,最崇拜电影人物黄飞鸿的蔡来福立马和一众好友报名参加,当时任教的是冈州会馆非常有名气的师傅之一李炳鸿,蔡来福在他的严格指导下,练得一身好狮艺,自此开始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扎马步、打拳、打鼓,以及舞狮生涯。

蔡来福回忆过去半个世纪的舞狮生涯,难掩兴奋之情。他分享说:“舞狮和武术分不开,讲究基本功。马步和打拳,甚至是打锣打鼓打钹都得不断练习。我刚学的时候,一个星期四个晚上,每晚两个小时,虽然很花时间,但喜欢,因为学习的时候有很多人看,觉得很威风,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少年蔡来福什么都学,最后让师傅看他最精通什么。“我喜欢狮头,因为可以发挥感情。单是舞狮头,我当年就跟师傅学了一年半,直到师傅去世为止。之后我们师兄弟继续研究招式将之发扬光大,很多时候周末都会一起出去舞狮,是年少时的主要休闲活动。”

71岁的蔡来福专长舞狮头,当年单是学舞狮头就学了一年半。(龙国雄摄)

这些年来,除了在春节和一些重要的节庆拿起狮头,蔡来福几乎每年都会带学徒参加义安城全国舞狮锦标赛,让学徒有机会表演。他透露,自己最后一次表演是上世纪70年代在国家剧场,随着年龄增长,他最后一次和众学徒一起舞狮,是2018年在新加坡冈州会馆庆祝成立178周年的游艺晚会上,而最后一次在过年舞狮头采青,是三年前去徒孙的家。

蔡来福回忆说:“以前过年舞狮采青,最少30人出动,有36种青,72种阵,人多势众,气势磅礴。但现在的采青活动简单很多,懂得这些阵法的人已经很少。以前舞狮,重要的是马步和基本法。现代化的舞狮者,真正扎得稳马步的已不多,现在舞狮的动作比较自由发挥,水准参差,看了有点感慨。”

更教蔡来福难过的是,今年因疫情导致舞狮形式和人数大受限制,大大灭了舞狮的威猛。“我们明白今年的情况特殊,严格来说,舞狮很难只有八人,因为这是动作剧烈的运动,师兄弟们得接力上场。要戴口罩打锣打钹也有困难,因为那很耗力,还得随鼓乐呐喊,要在这些限制下舞狮就没什么意思了。”

蔡来福说,鸿杰体育会第一代会员的平均年龄介于50岁到70岁,为了会员的健康安全,体育会决定今年完全不参与任何春节采青活动。由于平时会员上课都不收费,春节期间多达50、60团的采青活动几乎是会馆一整年唯一收入来源,这也意味着今年不会有什么收入来维持体育会的经费,会员们得自掏腰包了。

陈文山(后排左起顺时钟)、陈南利、韦邦运、余思文、陈莲清、蔡来福、陈文财、李祖华。(林国明摄)

授课半世纪

舞狮半世纪,蔡来福说他最辉煌的年代是1970年代初,服完兵役后22岁就出来收徒授课,1976年加入健强国术体育会教舞狮,一教就几十年,直到1985年体育会关闭。2010年,健强国术体育会会员找蔡来福重开会馆,鸿杰体育会因此创立,由当年健强国术体育会创始人余秀清的儿子余思文(64岁)担任会长,与其他会员一起合力将体育会搞起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