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两处长面临重罚,只因贪污258.42新币?

马上就好 2021/04/08 檢舉 我要評論

4月6日,新加坡国家公园局一名前高级处长和前处长涉嫌贪污受贿被被控上国家法院。

贪污调查局当天发布文告指出,被控的两人是69岁的德瓦拉和51岁的吴九财,案发时两人均在国家公园局市政景观处任职,德瓦拉是高级处长,吴九财是处长。

曾在国家公园局任职长达40年的德瓦拉面对两条控状,在公园局任职了13年的吴九财面对一条控状。

两人事发之后均已离职。

根据法庭文件,控方指两人在2018年接受佐菲卡(别名周福寿,音译)的贿赂,在澳门免费入住酒店,享受价值258.42新币(约1263元人民币)的酒店客房住宿,以协助促成对方与公园局的商业交易。周福寿是Ho Eng Huat建筑公司的总经理。

法庭文件未透漏涉及哪家酒店。

(示意图。图源:Unsplash)

根据调查,Ho Eng Huat 建筑公司的中文名可能是“和永发工程(私人)有限公司”。

在网络上搜到的一家同名公司,相当热心社区公益,尤其在2019年,公司员工经常参与后港选区的社区公益活动。 

除了以上控状,控方也指德瓦拉在2018年至2020年之间,接受Soon Sin Contracts公司董事Ong Eng Soon的贿赂,六次享受免费交通服务。法庭文件未透漏涉及哪家交通公司。

在网络上查到的Soon Sin Contracts公司,中文名可能是“顺新工程”。

德瓦拉和吴九财两人目前各以5000元新币保释在外,德瓦拉有意认罪,吴九财尚未表态是否认罪,两人的案件分别展至5月21日和5月4日过堂。

由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国家公园局对媒体询问不予置评。

在文告中,贪污调查局强调,新加坡对贪污及欺骗等犯罪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任何人一旦贪污罪名成立,可被判罚款高达10万新币,或最长五年监禁,或两者兼施。若罪行涉及政府机构或公共部门,监刑可延长至七年。

举报方式

新加坡贪污调查局提供以下几种举报方式:

1. 到网站上举报:www.cpib.gov.sg/e-complaint

2. 发电邮举报:[email protected]

3. 打免费电话举报:1800-376-0000

4. 写信举报,地址:CPIB Headquarters @ 2 Lengkok Bahru, S 159047

举报内容尽可能提供:

1. 涉嫌贪污行为发生的日期、地点、方式

2. 涉嫌贪污行为的人与贪污方式

3. 涉嫌行贿方提供的财物及受贿方所

在新加坡,只要涉及以下意图或行为,就涉嫌贪污:

1. 给予、允诺或主动提供“好处”;或

2. 索取、收受或同意收受“好处”

3. 以任何形式和额度的报酬,劝诱或酬谢任何人作出或不作出与任何事项或交易

只要有这些意图,即便未做出实际的交易,已经涉嫌贪污。

笔者曾担任近达十年的公务员,其中五年多在民防部队担任前线消防中队队长(新加坡称“消防局局长”)、新闻发言人,四年多担任贸易发展局(今国际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华东、华南处处长,没有一次企业或个人邀约宴请或送礼。

离开公职之后,2005年,我到江苏泰兴的一家新加坡企业担任总经理,当时我们在泰兴开发区建厂。那年的中秋,施工方总经理给我送了一枚戒指,由于送的是首饰,附了发票,所以我知道那枚戒指的价值。我要退,他死活不让退,我于是把这枚戒指收下来了。

第二年春节回到新加坡过年,我就去买了一台等额的数码相机。之后再回到泰兴时,就把数码相机送给了他,当时数码相机在中国还算是比较新颖的东西。这样就算是礼尚往来,既照顾到双方的情面,同时也不违反我的原则。尽管当时我已经不在新加坡政府部门,但我想,保维持这方面的自律,对自己、对公司、对施工方都是最合适的。

再给个在新加坡的父母都很清楚的例子——在新加坡过教师节,给老师送张卡片,送束花,送个蛋糕什么的,没问题,但绝不会有人送高消费的东西。

原因很简单,瓜田李下,没人愿意为了表示对老师的谢意而让老师陷入嫌疑之中,也不会有教师愿意接受高消费的礼品。

尽管如此,独立50多年来,新加坡也发生过不少贪污案件。以下是一些案例。

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案

郑章远,建筑师,从1979年到1986年担任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部分职能相当于中国的建设部。

由于1981年和1982年涉嫌各收取50万新币贿款,1986年11月被贪污调查局调查,郑章远否认这些指控并要求见总理李光耀,李光耀说“必须等调查结束才能见你”。一个星期之后,12月14日,在被控上法庭之前,郑章远在家服药自杀。在自杀前,他写给当时的总理李光耀一封遗书,内容如下:

“总理:过去两个星期,我感到非常沮丧。对于发生这次的不幸事件,我应该负全部责任。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东方绅士,我应该为自己所犯的错误接受最严厉的惩罚。你的忠实的郑章远。”

郑章远遗孀恳求政府不要让验尸庭研审,李光耀答复“如果医生证明他是自然死亡,就不必验尸庭研审”。

两天后,李光耀给郑章远遗孀写信慰问,表达了自己的哀伤,同时表扬郑章远在担任部长时的功绩。

后来,验尸庭判定郑章远是服了过量的安密妥纳自杀。反对党在国会要求成立调查委员会,政府立即同意。

由于郑章远已逝世,控状取消。

全国职工总会主席彭由国案

1979年,彭由国担任执政党国会议员,也是全国职工总会主席,被控四项总共涉及83000新币的失信罪名,同时也在职工会法令下被控两项罪名,指他未经部长许可而动用工会的公款,在一家私人超级市场投资18000元。彭由国获准依法保释。

当时的职总秘书长(注:秘书长是一把手,主席不是)蒂凡那与彭由国关系密切,他相信彭由国是无辜的。蒂凡那主张贪污调查局检讨这宗案子,认为该局平白无故地控告彭由国是把他毁了。由于李光耀看过调查文件,他不同意蒂凡那的看法,并批准调查继续进行。

但是,蒂凡那深信彭由国是无罪的,并担心自己将损失一名有用的职工运动干部。蒂凡那约李光耀共进午餐谈此事,谈话时非常激动。李光耀在他面前打电话给贪污调查局局长,下令局长在他们的午餐之后,立即在保密的条件让蒂凡那下阅读有关彭由国的证据。

蒂凡那看过那些证据后,再也没有就此事联系李光耀。同年12月31日,彭由国弃保潜逃,逃亡到泰国,穷困潦倒,最后一份工作是仓库司阍。

2015年6月22日,彭由国到新加坡驻曼谷大使馆自守。翌日,由贪污调查局人员押送回新加坡。2016年1月22日,时年81岁的彭由国就34起控状中的12起承认有罪,其他22起判刑时作为考虑因素,被判入狱60个月。

民防部队首长林新邦性索贿案

2013年2月18日,新加坡民防部队原总监林新邦涉嫌索取性贿赂案开审。民防部队的职责主要是消防、拯救、紧急救护、人防等。

控状指林新邦在2010年5月2日,在体育场径的停车场让彭楚梅替他口交。林新邦向彭楚梅索取口交之后,联络彭楚梅要她去询问向民防部队提供救援仪器的事。控方称,彭楚梅的公司获知消息后,特意取得相关货源并参与投标,最终成为民防部队的供应商。

辩方称,林新邦与彭楚梅有着“真挚的友情”。这段友情掺杂“玩闹和挑逗意味”,以至于两人于2010年5月2日(事发日)有过一次身体上的接触。不过,林新邦没叫彭楚梅为他口交。

案情还涉及另外两个女性。林新邦后来罪名成立,2013年6月被判入狱六个月,并于2013年8月在内政部完成内部调查之后,被正式开除公职。

移民与关卡局警曹长性索贿案

2019年1月,移民与关卡局警曹长钱炳森滥用职权索取性贿赂,被判坐牢三年。

钱炳森被指在2017年期间,接受两名中国籍女子的性贿赂。除此之外,他还曾在2017年2月到5月31日间,13次向四名中国籍女子泄漏突击情报,多次帮助她们成功逃脱。

其中一名女子在2017年5月31日因涉及卖淫活动遭警方逮捕。警方在搜查她的手机时,查获钱炳森的犯罪证据。钱炳森得知自己被调查后,还立刻教唆另一名女子删除短信。

韩国籍球员踢假球案

韩国籍球员金、全两人是芽笼足球俱乐部外援球员。2012年4月12日,守门员雅吉接到匿名电话,说如果愿意踢假球,操作球赛结果,可以获得4000至7000新币的酬劳。

2013年5月2日,金去找雅吉,给他4000新币,要他确保芽笼足球俱乐部在隔天的比赛中一定输。金同时让雅吉转交4000新币给另一球员,让他也操纵同一场比赛。雅吉举报。

全去找另一球员,让他不要进球,事后可以得到3000新币至4000新币。

金和全被控上法庭,全被判入狱五个月,金被判入狱十个月。

100新币行贿案

2018年12月21日,王绥量在乌美一带涉嫌贿赂陆路交通管理局人员,被判入狱三周。

共享脚踏车业者oBike在2018年申请清盘后,陆路交通管理局局派人到各地回收遭遗弃的oBike脚踏车。两名陆交局人员在乌美一带发现王绥量骑着一部oBike,因此要求他将脚踏车交出来,让他们回收。

王绥量不肯交出脚踏车,拿出50新币塞给其中一名陆交局人员。陆交局官员拒绝收下,并警告他不要行贿。但是,王绥量不听,反而再拿出一张50元,要官员收下共100元,让他留下脚踏车。

陆交局官员没有收下钱,并将事情通报贪污调查局。

王绥量在审讯中称自己并没想要行贿,而是想要买下脚踏车。他也声称,自己以为两人只是回收公司的职员,而不是陆交局人员。法官不予采信,判他入狱三周。

 12.10元香烟行贿案

2017年10月14日,兴兴茶室老板林金兴(音译)给前来检查的稽查员送一包价值12元1角新币的香烟,让他“以后前来检查之前说一声”。

稽查员举报。林金兴被控上法庭。2018年3月13日被判入狱三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