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船员搁浅了新加坡管理的中国台湾货船,日本人道歉了?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台湾长荣海运(Evergreen)旗下的超大型货柜轮“长赐”号(Ever Given)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已逾4天,引发全球关注。而卫星图像给大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独特视角,让大家能够直观地看到现场状况。

美国卫星拍摄到了高分辨率的图像,能够看到“长赐”号斜在苏伊士运河中,附近有拖船在作业。

WorldView-2卫星图像

欧洲航天局的哥白尼哨兵1号(Sentinel-1)卫星的图像显示了3月21日和3月25日的苏伊士湾航运对比图。3月23日“长赐”号搁浅后,已有上百艘船聚集在苏伊士湾中等待。

哥白尼哨兵1号卫星图像

在美国行星实验室公司(Planet Labs)的卫星图像中,苏伊士运河位于左上角,能看到“长赐”号搁浅在运河中,大批货船“漂浮”在苏伊士湾中。

行星实验室公司卫星图像

美国卡佩拉太空公司(Capella)的3月25日晚的卫星图像显示,“长赐”号船头嵌入运河堤岸,多艘船只围绕着它开展救援工作。

卡佩拉太空公司卫星图像

空中客车公司的Pleiades卫星图像提供了另一个视角。

Pleiades卫星图像

3月25日凌晨5点,中国电科38所利用“海丝一号”商业SAR卫星,捕捉到还卡在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通过新拍摄的雷达卫星影像,可清楚看到该集装箱船是船头东岸搁浅,目前有逾100艘船只等在红海和地中海海面上,等待运河疏通恢复通航。

连日来,调皮的苏伊士运河挖掘机司机成为网红。这个当下全球“压力最大”的男人,无意中手握了全球经济命脉。

调侃之余,依然有许多未解之谜。全球公认的最重要航道,为何寄希望于小小挖掘机?这艘由印度籍船员掌舵的挂着巴拿马国旗的中国台湾货船,为何最终是日本人出面道歉?谁又该来为“一觉睡掉40亿美元”的损失埋单?

全球经济,全看挖掘机?

挖掘机,哪家强?

谁能想到这个被中国网友调侃为“世纪之问”的问题,竟然在遥远的埃及得到了解答。

在“长赐”号堵住苏伊士运河后,一辆负责疏浚的挖掘机成为全球网友关注的焦点。面对长400米重20万吨的巨轮“长赐”号,这台“卑微”的挖掘机成了网友调侃的对象。

但是,身系全球经济格局的苏伊士运河,真的只能靠一台挖掘机来拯救吗?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苏伊士运输局方面已经出动了两艘挖泥船,九艘拖船和四台挖掘机,在运河河岸进行疏浚来帮助搁浅的“长赐”号。此外,各方还计划尝试减重以及等待涨潮等不同的方式来解决当前的困局。

无奈,暂时收效甚微。即便是有四台挖掘机,但是挖掘机们也确实承担了非常沉重的工作量。他们需要和挖泥船共同努力,一同清除20000立方米的沙子,才可能使“长赐”号有重新漂浮的可能。更可怕的是,他们还需要和时间赛跑。因为与此同时,庞大的“长赐”号还在缓缓地陷入泥土中。

20000立方米是什么概念?举办过北京奥运的水立方,拥有一个长50米,宽25米的标准奥林匹克游泳池。苏伊士运河边的挖掘机,需要挖掉8个如此大规模且充满泥土的泳池。

这不仅难为了挖掘机,更难为了挖掘机司机。“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后来老板说,全世界的卫星都在看着我们,我们得做些什么。”

社交媒体上,自称为“SuezDiggerGuy”的挖掘机司机表示,自己在挖掘机旁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几乎要聋了”。他还调侃称,在事件结束后他要求涨薪70%,“我现在都不确定妻子是否还在家等我。”

印度船员搁浅了新加坡管理的中国台湾货船,日本人道歉了?

当然,全世界都知道,让这位挖掘机小哥“耳朵快聋了”“工作快没了”“老婆快跑了”的始作俑者是那艘巨轮“长赐”号。

只是,挖掘机小哥究竟要找谁“算账”?这个问题或许又没那么简单。

首先,开船堵住苏伊士运河的是印度船员。据路透社报道,涉事的“长赐”号上共有25名船员,全部为印度籍。当天由于埃及遭遇沙尘天气,能见度较低,加之风速高达每小时50公里,印度船员难以操控最终导致船只搁浅。

但是,这艘船的实际运营者并非印度。经营这艘船的是来自中国台湾的长荣海运公司,“长赐”号船身上的Evergreen就是这家公司的英文名字。而联系苏伊士运输局调来挖掘机的也正是这家中国台湾的公司。

但是,这艘船的管理方并非中国台湾的企业。其实际的管理方为新加坡BSM公司。包括船上的集装箱搭载什么货物,航运有哪些要求,甚至路线规划等,都与这家新加坡公司有关。

但是,这个新加坡公司管理的中国台湾经营的货轮,上面挂的却是巴拿马国旗。这其实是一个国际货运通行的惯例。巴拿马国旗是著名的“方便旗”。由于巴拿马在船舶管理的手续、税收、检验等环节都具有一定的优惠措施。全球有超过20%的海运船登记在巴拿马。“长赐”号正是超过9000艘巴拿马籍大型船舶的其中之一。

一系列问题似乎理清楚了。但是当地时间25日,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发布声明,代表“长赐”号对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向各方致以歉意。

那么问题来了,印度船员开着挂有巴拿马国旗的由新加坡公司管理的中国台湾货船,堵住了埃及的苏伊士运河,为什么最后道歉的却是日本人?

根据日本国土交通省信息显示,“长赐”号的船主为日本爱媛县的正荣汽船。事实上,船主是船只的实际产权所有人。“长赐”号是日本船主花钱建造的,只是建造完成后,这艘日本企业所有的船舶由航运公司负责运营,管理公司负责管理。

那么,分析了这么多,回到最初的起点,挖掘机小哥究竟该找谁“算账”?

货运史上最高额索赔等着“长赐”号

当然,无论小哥最后找谁算账,“长赐”号恐怕比谁都清楚,全球要跟他们算的这笔账或许是难以估量的。

此前,挖掘机小哥所说“一觉睡掉40亿”是有根据的。根据劳埃德船级社的数据分析,苏伊士运河每堵塞1小时所造成的各类亏损高达4亿美元,其半天的损失就要将近50亿美元。

直接的经济损失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据《华尔街日报》针对十几家目前滞留于苏伊士运河货运商的调查,其滞留物品的价值已经高达120亿美元。彭博社消称,堵塞的是一条163公里的运河,每一天阻滞的是价值多达96亿美元的货品。

除了众所周知的原油外,由于苏伊士运河的瘫痪,将直接导致货运成本的提升,这一“蝴蝶效应”传导到产业的供应链上,最后的结果就是消费者日用的消费品价格发生变化。

据彭博社报道,生产厕纸用纸浆的全球最大供应商之一——巴西公司Suzano SA负责人表示,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将导致纸浆运输延迟,并因此导致欧美等商店内的厕纸短缺。

苏伊士运河航线上还滞留着不计其数的中果咖啡。这是世界咖啡生产中的第二大品种,占世界咖啡产量的近30%。由于可预见的运输延迟,作为咖啡消费大户的欧洲市场很快将感受到咖啡短缺。

此外,目前陷入“缺芯”窘境的全球汽车行业也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在苏伊士运河航线中,汽车芯片是重要的通关商品之一。

除了原油、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外,苏伊士主要运输的消费品还包括服装、食品、电子产品、工业零部件等等。

目前,苏伊士运河承载着全球约12%的海运贸易,而全球超过90%的国际货物是通过轮船进行运输的。苏伊士运河日均通航超过50艘货轮。如今,“长赐”号所阻断已经远不止一条航线,更是全球经济的方方面面。

据路透社报道,“长赐”号的船主正荣汽船以及相关船只的保险公司即将面临总额超过数百万美元的索赔。路透社称,“长赐”号滞留的大量货物、抢救过程所涉及的开挖费用、污染费用等等,或将使这桩赔偿成为全球货运史上最大宗的赔偿案。

据粗略估计,滞留苏伊士运河的普通船东每推迟一天启航,其亏损就在6万美元,目前至少有200艘船舶滞留航线。苏伊士运河瘫痪长达4天,这已经是这条运河除了战争之外,被迫停摆时间最长的一次。

“长赐”号所要面对的索赔依然是个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长赐”号多被困住一天,全球经济的损失就将更多一些。

所以,留给挖掘机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