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迟等不到人民组屋,吉隆坡66岁老翁住了十年没有水电的“废墟”

安努亚慕沙(右)被媒体受询时提及梁中强的情况,忍不住难过而眼眶泛泪,并表示需要立刻将对方安顿在更适合居住之处。

吉隆坡沙叻秀新村一名66岁老翁在没有能力修缮屋子下,多年来独自一人居住在没有一片屋瓦、没有墙、没有水电供应,犹如“废墟”的破烂屋子,居住环境恶劣,安全也令人担忧。

联邦直辖区部长丹斯瑞安努亚昨午亲自探访这名老翁时,对他的遭遇感到难过而眼眶泛泪,更形容:“这是我担任代议士以来,看到最糟糕(情况)一次。”

梁中强同时面对没有更新身份证的问题,至今仍持有旧式的身份证。

梁中强:10年前被大树压毁

这名老翁是66岁的梁中强。他在15岁时,即1972年时跟随母亲及兄弟姐妹搬到该处,惟屋子在10年前被倒下的大树压毁,而他与其他6个兄弟姐妹当时都没有能力进行维修,屋子压毁的情况也随着时间越发严重,他的兄弟姐妹也在5年前陆续搬出,仅剩他一人继续住在这屋子。

该屋的破损情况严重,如今更是难以看到屋子的原貌,包括梁中强的房间也仅是以帆布覆盖,锌板充当的天花板在下大雨时还会漏水,需要用桶装水。

他的情况引起安努亚慕沙的关注,后者是在“马铃薯叔叔”关志庭的反映下得知此事,并于昨日下午特别前往巡视以了解其居住环境及所面对的问题。

屋内环境相当简陋,不适宜居住。

迟迟等不到人民组屋

梁中强指出,屋子是在10年前被大树压毁,他们当时在寻求国会议员协助后,也暂时搬到民众会堂暂住,等待政府安排到人民组屋安顿。

惟,他们迟迟未获得安顿,最后逼不得已再次回到被压毁,同时因为安全问题而回到已割掉水电的屋子里居住。

“我当时到外州工作数月,回来后却发现弟妹已回到旧屋居住。”

他说,他们也曾向吉隆坡市政局跟进入住人民组屋,惟当局当时要求他们继续等待,结果一等就等了10年。

梁中强也说,该屋子在没有维修的情况下,加上雨水侵蚀及白蚁蛀蚀下越发损坏,而弟弟妹妹在无法忍受下也搬出外居住。

“他们当时工作有安排宿舍居住,后来则是在外租房住。”

他说,本身是一名装修及装水喉散工,在接到工作下月入有千余令吉,但若要负担房租则有些负担,因此才会继续留在破屋居住;在屋子没有水电下,他只能依靠井水及隔壁的小型家私厂提供电。

“我用电饭煲煮食,之前也有煤气炉,但在白天我不在家时被偷走了。”

屋子在10年前被大树压毁,经过雨水及白蚁侵蚀下,破损情况越来越严重。

行管期失工作 靠援助品过日子

此外,他说,他在行管令这段期间都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靠着援助品过日子,包括也有一名好心的居民在不久前得知他情况后,每天都会送上食物给他。

他也说,自己排行第二,有1个哥哥、2个妹妹及3个弟弟,其中一名弟弟已离世,其他的弟妹则住在蕉赖及半山芭一带,不时也会与他联络。

“我的电话坏了无法与他们联络,但他们有时也会来看我,一个妹妹在上个星期才刚来看我。”

他也希望能获得安排入住附近的人民组屋,届时他就能将弟妹都接来一起住。

安努亚慕沙(右)亲自了解梁中强的居住环境。

安努亚:安排人民组屋 让一家团聚

安努亚慕沙在巡视梁中强的居住环境后,接受媒体询问时表示本身是在关志庭的反映下,得知前者所面对的问题,并对其恶劣的居住环境感到震惊。

他说,梁中强已答应搬出,而安顿他的工作也需刻不容缓地进行。

他也认为,这个环境并不适宜继续居住,尤其该处的安全问题,因此必须立刻搬出再安排在其他地方安顿,并承诺将会尽快安排梁中强入住人民组屋。

“我继续跟进入住人民组屋的进展,而他(梁中强)是可永久性地居住在人民组屋,并不是暂住,届时也可以和弟弟妹妹一起居住。我也会再看如何给予协助。”

他对梁中强居住环境感到难过,更表示自己担任人民代议士多年,但这却是他所遇过最糟糕的一次,因此我们必须尽快给予帮助,包括在他与关志庭的跟进下,帮助梁中强展开新生活。

安努亚慕沙(前排右起)也代表移交一些干粮及物资给梁中强。

关志庭:安排暂住1令吉房屋

另一方面,关志庭指出,他是在6天前接获民众的投报下得知,在了解梁中强的情况后,已于3天前将他接到蒲种的1令吉房屋暂住,同时也与部长会面反映问题,并获得对方答应协助安排前者入住人民组屋。

“在被安排到人民组屋安顿前,他都会暂时住在1令吉房屋,也会被照顾妥当。”

此外,他说,梁中强从未更换新的身份证,如今还是持有旧式的身份证,因此他将会协助对方更换新的My Kad,包括已向国民登记局(JPN)进行预约,当局也会前来协助处理问题。

在严重破损下,已看不出屋子原有的结构。

房间屋顶在下大雨时会漏水,梁中强唯有放置水桶装水。

在屋子严重破损下,梁中强只能在勉强有瓦遮头的房间睡觉,同时以帆布遮盖以免野狗进入。

安努亚慕沙(右起)亲自向梁中强了解情况后,答应协助安排他入住人民组屋。左为马青总团长拿督王晓庭,后排为关志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