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两座组屋竟出14起病例!专家说无证据显示变异病毒专攻孩童

巴西立51街第559座组屋全体检测

近期确诊病例有几起出现在巴西立(Pasir Ris)51街第559座组屋,当局今明两天为该座组屋全体居民进行强制性冠病检测。

巴西立第51街第559座组屋已出现以下4起病例:

一、88岁本地老翁(第62873例),受雇于Ramky Cleantech Services Pte Ltd公司,在樟宜机场T3担任清洁工,属于樟宜机场T3感染群。5月4日,出现流鼻涕症状,前去私人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没有上工。5月5日,检测结果为阳性,确诊。他之前接受当局给机场前线人员安排的RRT定期轮流检测,结果皆为阴性。最后一次阴性结果出在4月16日。于2月15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二、47岁新加坡籍妇女(第63120例),家庭主妇,属于樟宜机场T3感染群,是以下第63444例、第63445例的家庭成员。5月7日晚上出现发热、咽疼、肌肉酸痛症状,一直到5月11日才前去综合诊所求医,并接受检测。5月12日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未出。B.1.617病毒株(印度变异)检测初诊阳性。

三、12岁本地女童(第63444例),是位于巴西立的白沙小学的学生,属于樟宜机场T3感染群,是以上第63120例和以下第43445例的家庭成员。5月12日隔离;13日检测,结果为阴性;18日再检测,这次为阳性,确诊,无症状。

四、46岁本地男子(第63445例),游泳教练,属于樟宜机场T3感染群,是以上第63120例、第63444例的家庭成员。5月12日隔离;13日接受检测,结果为阴性;18日再次检测,这次结果为阳性,确诊,无症状。于5月11日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当局要求该座组屋243名住户今明两天做强制检测。

该区议员、内政部兼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政务部长陈国明在脸书发文指出,卫生部已经通知居民在今天(23日)和明天(24日)早上9时至下午4时,到位于云海小学旧校舍的区域检测中心进行冠病检测。

卫生部已向受影响居民派发传单,并发送手机短信通知。

从今早约9点起,已有居民到附近的检测中心接受冠病检测,有条不紊。有些居民早前曾到访白沙购物中心,他们日前已接受过一次检测,本轮是短短一周内的第二次检测。

陈国明表示,做过一次检测不代表之后就不会再受感染,为了求安心,居民都很乐意再做多一次检测。

为了确保检测中心不会出现人潮拥挤的情况,陈国明呼吁所有居民遵守被分配的时段。

他也指出,附近几座组屋的居民不需要接受冠病检测,除非他们曾经在5月2号后到访过第559座组屋。

目前,当局已彻底清洁和消毒第559座组屋和附近组屋的共用地区。

(以上图源:陈国明脸书)

后港8道第506座组屋

至今累计10起冠病病例

后港8道第506座组屋前天、昨天全体强制检测已结束。《新加坡眼》今早探访该处组屋,发现很少人走动,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5月23日,后港8道第506座组屋。图源:新加坡眼)

卫生部和国家发展部今早(5月23日)发文告表示,这座组屋的407名居民和访客已经完成强制冠病检测,其中一人确诊冠病。

加上早前确诊的居民,这座组屋至今共出现10起确诊病例。

此外,126人的检测结果尚未出炉,其余检测结果则呈阴性。

(5月23日,后港8道第506座组屋。图源:新加坡眼)

根据《联合早报》早前报道,有数起病例是上下楼单位。经过初步评估后,当局指出,虽然当中有四个单位是上下楼单位,但是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可能性不大。

卫生部仍在进行调查,以找出病例之间的关联和感染源头。

后港8道第506座组屋的10起病例:

一、59岁新加坡籍男子(第63055例),樟宜机场T3辅警,工作是给离境旅客作安保检查。5月5日出现咳嗽症状,没有求医;5月7日求医,医生开了三天病假,让他留在家里。5月10日确诊。之前多次接受当局给机场前线人员安排的RRT定期轮流检测,结果皆为阴性。最后一次RRT阴性结果出在5月4日。于2月15日完成两次疫苗接种。

二、33岁新加坡籍女子(第63074例),SBY冰冻食品公司行政人员,过去几个月居家上班。该公司主营冷冻清真食品。是上述第63055例的家庭成员。5月9日,她出现流鼻涕症状,同日,因第63055例确诊,她被隔离,向当局报告症状,并接受检测。5月10日,确诊。

三、58岁58岁新加坡籍妇女(第63150例),在SBY冰冻食品公司担任行政人员,是上述第63055例和第63074例的家庭成员。

四、29岁本地男子(第63292例),数码网页设计师。5月15日确诊。B.1.617变异病毒初诊阳性。

五、65岁本地男子(第63455例),SP贸易公司职员,是上述第63292例的家庭成员。

六、64岁本地妇女(第63456例),家庭主妇,是上述第63292例的家庭成员。5月15日隔离;18日检测;19日确诊,同日出现发热症状。

七、39岁本地男子(第63392例)Corner Stone Global Partners经理

八、30岁菲佣 (第63517例) ,与上述第63392例同住。5月17日隔离;18日发热、咽疼、肌肉酸痛;20日确诊。

九、57岁马国妇女(第63286例),目前无业。4月19日接种首剂疫苗,B.1.617变异毒株初诊阳性。

卫生部今晚会通报第十起病例情况。

专家:无证据显示变异病毒专攻孩童 

《海峡时报》5月22日一篇报道引述本地多位专家称,B.1.617“印度变异病毒株”并不专攻孩童。

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Paul Tambyah)说,过去两周出现多起学生感染,主要是环境感染,包括补习中心和校车所形成的两个大型感染群所导致。

他说,目前并无证据证明B.1.617(俗称“印度变异病毒”)比原始病毒更容易感染孩童。

他举例说明,印度的第一波和第二波感染,孩童感染的比例是一样的。

(示意图,图源:Freepik)

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副教授阿隆索(Sylvie Alonso)说,B.1.617病毒株传播力比原始病毒大,对各个年龄层没有差异。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许励扬指出,18岁以下青少年转为重症的风险比成人低。

他说,一岁以下婴儿和有慢性病如糖尿病、慢性肺病的青少年仍可能转为重症。新加坡目前未出现此类病例。

不过,孩童肯定还是有风险。

其中一个风险就是孩童不太会正确佩戴口罩,往往也不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因此,来自不同学校的孩童聚集在补习中心、增益课程中心、游乐场所,传播的风险就提高了。

而且,尽管孩童很可能是无症状感染,但他们很有可能不自觉携带并传播病毒,如果传播给家里的高风险个体如病人或老年人,就有可能导致后者感染并转入重症。

因此,对青少年进行疫苗接种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减少他们传播病毒的可能性,保护与青少年有接触的高风险群体,淡马亚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