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还比新加坡安全?? 印度雇员家眷来新避难还讲风凉话

一位来自印度,持家属签证在新展银行工作的女子梭纳尔(Sonal Wadde)声称,自己取道尼泊尔来新加坡之后,可能在新加坡感染冠病病毒!(红蚂蚁制图)

一位持直系亲属证(Dependent Pass)在新展银行工作的印度女子梭纳尔(Sonal Wadde)自称,自己取道尼泊尔来新加坡之后,可能在新加坡感染冠状病毒!

本地独立新闻网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今天(5月25日)报道说,梭纳尔日前在面簿上回答一道问题时写道,现在有很多印度家庭在等着跟家人团聚,而且必须出行才能见到家人。

她飞来新加坡之前,在尼泊尔先住了15天,登机前也通过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PCR),抵达樟宜机场时冠病检测也呈阴性,过后却被告知“中招”,因此她认为很可能是在樟宜机场受到感染。

(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

她在留言中还不忘呼吁,若想跟家人团聚,最好还是等到新加坡第二波疫情过去之后才来,以免出行途中受感染,最糟糕的,就是在新加坡受感染。

“现在在印度老家还比在新加坡安全!”

她的肺腑之言,很多人看了很不爽。是可忍,孰不可忍?有人气得叫新展银行开除她,把她送回印度。

网民且先息怒,即使她被新展炒了,她也不必回去,因为她是拿直系亲属证来新,即使没有工作也还是可以继续在此快活。

她现在觉得印度比新加坡安全,我们可以发挥同理心去理解她。

在印度,至少她可以买到牛尿来喝,提高抗病抗毒的防疫能力,也可以随时随地拿牛粪来涂身,为自己加持。这是他们祖宗传下来的智慧,印度的卫生部长也这么说。

继先前有印度议员建议每天喝牛尿的极端治疗方案后,据当地媒体报道,“涂牛粪抗冠病”的偏方也在民间疯传。(路透社)

近日有人在一间印度族群开的杂货店架上看到瓶装牛尿,大惊小怪。后来据报界查证,确有此事,不过瓶装牛尿是供祭祀用,跟祭祀品摆在一块。

新展银行在5月25日迅速在面簿网页上对上述文章作出回应,澄清梭纳尔女士已非新展职员,她只是在2019年6月到12月在新展做过短期的合同工。

新展还补充了一句:

“我们对雇员在线上或线下的行为都有高水平的要求。”

新展快手快脚与这个酝酿中的风波划清界限,是明智之举。

最近刚发生了“南亚”德里的首席部长在推特上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把从“南亚”输入的变种毒株B1617,说成是“在新加坡出现的变种毒株”,还特别强调对儿童杀伤力大,印度应该马上停止两国之间的民航服务。

印度新德里首席部长凯吉里瓦尔。(法新社)

他的胡言乱语中,暴露了他的无知与偏见,连新、印两国现在已经没有民航航班的事实也不知道。

新加坡人看到了他的无知、偏见之外,还看到了他的忘恩负义,对新加坡迅速为印度输送几百筒装氧气和其他救援物资的救助缺乏感恩之情。尽管新加坡的施予援手只是杯水车薪,也不可当作理所当然。

目前的冠病疫情肆虐全球,每个国家自救自助都来不及,有多余的氧气也留着自己备用。

新加坡早在4月24日就送出四个低温氧气缸去支援印度。(印度空军推特截图)

美国拉拢印度对抗中国,这时候也不见美国把自己“珍藏”的疫苗拿出来与印度分享,美国口惠而实不至,“得个讲字“,印度却还是感激涕零,真让人看不透这个南亚大国。

梭纳尔女士凭家眷身份在新加坡避难,享受这里先进舒适和安全的环境,却不知好歹,占了便宜还要说长道短,难怪很多人的第一个反应是“叫她滚回去!“

几日前,中华总商会为支援印度的抗疫工作,捐献5万元给印度卫生援助基金。

这个由新加坡印度商会和小印度店主及印度传统协会联合成立的援助基金,所得将用来支持新加坡红十字会的工作。

在此,建议这个基金配合疫情发展和“政治正确”,把名字正名为“援助南亚抗疫基金”,援助范围扩大至孟加拉、斯里兰卡、尼泊尔和巴基斯坦等国。

印度疫情依旧严峻,医院病床严重不足,学校的教室都被改成临时“病房”。(路透社)

拜印度之赐,整个南亚已经沦陷。

尼泊尔最可怜,印度疫情危急,还不懂得关闭两国边界,让印度人继续自由出入。印度的变种毒株就这样通过尼泊尔这个中转站,“转口”到很多个国家。

梭纳尔女士就是这样来的,来之后还讲风凉话!

她的那一句“可能是在樟宜机场感染”的话,当局应该深入调查,找出她染病源头,就像政府认真回应德里首席部长的话一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