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为何会突然失守,疫情大暴发?

台湾疫情升温。5月15日确诊病例突然决堤,暴增到180例。后续16、17日更是节节上升,来到206、333例。(路透社)

作者 郭昱辰

在新加坡进入新一轮的阻断措施的同时,另一个华人社会,台湾,也面临了严峻异常的疫情大爆发。

上周台湾的确诊人数原本跟新加坡差不多,一天十几例,后来慢慢二、三十例确诊。

到了5月15日,病例突然决堤,暴增到180例。后续16、17日更是节节上升,来到206、333例。

自2019年尾疫情爆发来,台湾这个孤悬海上的离岛一直守得固若金汤,绝大多数都是境外移入病例,少数的本土传染也都在散布开前就遏止。

在多数国家都深为疫情所苦的这一年半来,台湾岛内却仍得以歌舞升平,恍若世外桃源。然而,这个神话却短短几天内被无情地打破,到底为何会突然失守呢?

台湾的消毒人员在台北车站作业。(路透社)

导火索和引爆点

的确,台湾一直都过的挺好,但败就败在过太爽这点上了。

这波疫情大爆炸的源头被认为是4月底中华航空“诺富特”一案,当时台湾当局因疫情稳定,大开后门让空勤的机组人员实施“3+11”的管制措施。

台湾中华航空公司,简称:华航。(互联网)

对比起一般入境须居家检疫(隔离)14天,机组人员只要在居家检疫3天后,采检阴性,再自主健康管理11天(可正常生活,但避免去拥挤地方)即可。

然而,这种看似与民方便的政策,反而成为了防疫破口。4月底先是机师、空姐陆续有感染案例,病毒就这样静静的在社区间慢慢传播。

如果说华航机师、空姐点了把火,那真正令疫情大爆炸的,则是之后的超级传播者,第1203确诊案例。

此君因隶属著名公益团体“狮子会”,因此被网民戏称为“狮子王”。染病后6天内踏足36个场所,活动之勤快,比不少人6周去的地方还多。最要命的是,其中一个地方,是万华茶室。

茶室,又名“茶艺馆”和“阿公店”,大家千万别误以为那是在喝茶的。

万华那是什么地方?台北的万华,就相当新加坡的芽龙,著名的风化区,吃喝玩乐、莺莺燕燕往这找就对了。

所谓茶室,就是有小姐陪同喝酒唱歌的声色场所。听说芽龙也有一样的玩法,玩到起劲处尺度令咋舌。

风月场所乃此次台湾疫情暴发的重灾区。(晴报)

碍于尺度,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在记者会上描述茶室小姐与“狮子王”有过“人与人的接触”因此被感染。

然而做小姐的,一天“亲密接触”的恐怕不下百人,因此疫情便在这样声色犬马的风月场所彻底失控。

台湾首次疫情严峻

台湾社会对比起新加坡,挑战更严峻。一是确诊人数众多,二是因为从未真正面对过封城的困境。

新加坡人毕竟去年闭关过一个月了,这一次再度面临阻断措施,无奈归无奈,但总是一回生二回熟。

然而,台湾人这一年半来疫情控制得宜,首次面临到如此大量的社区感染案例,对于阻断措施及封城这回事远没有重灾区的国家熟练。

目前,台湾当局已将疫情升级至第三级警戒,控管人流的措施与当前新加坡的阻断政策大同小异。但若连续14天本土病例超过百人的话,将会进入第四级警戒,也就是实质上的封城行动。

台湾疫情警戒标准。(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

人民素质成抗疫关键

面临如此的抗疫作战,台湾人凭什么跟病毒抗衡呢?

两个字,素质。

新加坡人是著了名的“乖”,有赖政府单位有效且严明的执法,政策推行等一向效率卓著;相对的,台湾人则是出了名的爱骂政府,动不动上街抗议。这样近似欧美国家的社会风气,在对抗疫情上本是令人堪忧的。

然而,在防疫上,台湾人却展现出异常的团结。5月15日发布180确诊病例当天,车水马龙的大台北地区宛若空城。

5月16星期日的台北闹区宛若空城。(苹果日报)

别忘了,这只是第三级警戒,都还没有要封城,人就几乎全躲在家不出门了。

相对的,这次新加坡要实施阻断措施之前,一堆人不急着回家,反倒抢着最后一波要在外面堂食。

某种程度,这也反映了两地的民情。

新加坡人怕输,台湾人怕死;新加坡人听政府的话,台湾人则是政府还没讲,就自己先做了。

经济和防疫权衡下,本来就难以捉摸到一个平衡点。但往往为了方便行事,意外成为病毒的突破口。

从新加坡到台湾,甚至东南亚的越南,哪个不是防疫排行榜名列前茅的模范生?

然而,在这个疫苗刚问世的后疫情时代,却接二连三的失守。可见不是不暴发,只是时候未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