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变量,新加坡还特别吗?

接到副总理王瑞杰请辞第四代领袖之首的消息时,脑海中闪出一个问题:政坛出现了变数,以稳定闻名的新加坡是不是不再独特了?

新加坡的特点就是“稳定”,政治领导能够用长远的眼光做对这个国家最好的决定,而不只关注眼前的短期利益。半途更换政治领导,这样的事在其他国家并不罕见,但在新加坡,这是平地一声雷。

回溯过去50多年的历史,新加坡经历两次领导交班,每一次交班前,下一任总理好几年前已经选定。第二任总理吴作栋1990年接过建国总理李光耀棒子的五年前,已经确定为接班人;李显龙总理更是在1990年就被选定为接班人,担任副总理14年后才接棒。

2019年,当时67岁的李显龙总理多次明确表示希望70岁能交棒,人们开始感到不安,担心下一任总理没有时间好好树立领导风格,也不能像前三位总理一样有足够的经验,能在国际舞台上受到重视。当年轻部长们选出王瑞杰领军第四代国家领导团队时,人们终于感到安心,消除了政治上的某些不确定性,第四代可以好好建立默契,熟悉彼此的领导方式,有利于建立第四代的领导风格。

当了两年领袖后,王瑞杰决定让出接班人位子,领导人世代交替的步伐打乱,仿佛又回到两年前的不确定。

昨天在总统府举行的记者会开始前,我读着副总理给总理的请辞信,心情沉重起来。这样的新加坡,和那些政坛不时出现变动的国家,有什么不同?

出席记者会的部长们前一天就知道副总理的决定,也理解与接受他的请辞。记者会上年轻部长们神情都很严肃,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变化,而且这意味着他们之中必须有另外一个人出来掌舵,在一个风浪更大的后冠病世界,领导这个国家。而现在人民的想法更多元,要求更多的自由与开放,对政治领导也更苛刻,要成为一个好的领袖,不仅需要过人的素质与能力,更需要不同群体国人的认同与支持。

放眼世界,冠病后的地缘政治必定越来越复杂,大国角力,小国受压。新加坡下一任总理不仅要能够回应国内选民求新求变的要求,还需在国际舞台上继续展现小国的大智慧,让人不敢小觑。

领导,不是一项特权,而是一肩的责任。

王瑞杰副总理在记者会上的一段话让人敬佩,他说:“新加坡的政治不关乎个人,而关乎什么对新加坡最好。”

这展现了王副总理的人格特质,他时时刻刻思考着怎么做才符合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最佳利益,而不是个人的得失。这应当成为所有领袖的座右铭。

更换第四代领导,必定是当下最热门的话题,国外媒体也马上报道了这个消息。

这个事件对接班安排是个挫折,但也是一个让未来领导班子重整团队的机会。挫折和挑战让人成长,经历了冠病危机,加上这个政治上的变动,我们期望第四代领导人对“领导的意义”作更深刻的思考,重新选出一位有能力、魄力和毅力的领袖,同心协力让新加坡保持独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