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男子为了替好友出头,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还要挨6鞭

为替好友出头,26岁小贩花1400元在新山买了一把手枪和八颗子弹,把枪藏在家里约七个月。

被告Muhammad Ikram在1日承认一项触犯军火法令的控状,法官判他坐牢七年又十个月和打鞭六下。

跟被告同属一个私会党的26岁好友Amirul Asyraff也被控与持枪者为伍,案件仍在处理中。Amirul案发时是安全人员,他和被告是工艺教育学院同学,也都是丹戎巴葛联队18岁以下队的成员,后来加入同一个私会党,Amirul是被告的手下。

不想打架 决定买枪吓对方 案情显示,2019年1月,Amirul获知前妻被打,对方自称是另一个私会党的党员。Amirul要被告帮他解决,并替前妻报仇。被告叫他不要乱来,答应帮他,但他不想打架,因为他有个年幼的女儿,最后决定买枪吓唬对方,让他们知道Amirul是不能欺负的。

2019年2月,被告和女友、Amirul等多人一起去新山。他没告诉其他人,独自一人来到新山一商场的文身店。

名为“Boy JB”的印族男子在店外问他是不是要文身,被告就说要买枪,对方答应帮他找枪。被告隔天返回新加坡。 原本只要枪 不要子弹 过了几天,“Boy JB”拨电给被告,称能帮他以900元买一把手机。被告再到新山见对方,对方给他看了五张不同手枪的照片,被告答应买其中一把,并给对方900元,过后返回新加坡。

几天过后,“Boy JB”拨电给被告说,他要的枪已经没有货,但如果他给多500元,便能得到一把更好的手枪。被告同意。

3月间,被告和父母开车到新山,他把相等于500新元的1500令吉存入“Boy JB”的银行户头。对方过后把手枪、弹匣和子弹交给他。被告表示只是要枪,不要子弹,但对方称手枪和子弹是一套,被告不敢拒绝。

“Boy JB”叫他不要逗留太久,因为拥有手枪不是小事。此外,他们担心被告身上很多文身,警方会截查他,被告给了“Boy JB ”和同来的两人共1300元小费。

被告用毛巾包住手枪、子弹和弹匣,然后放进透明的购物袋,再用布盖住毛巾。

与父母同行 掩人耳目

隔天,被告和父母返回新加坡。被告之所以敢那么做,是因为他观察到,如果与父母同行,关卡人员通常不会检查他随身携带的东西。

被告顺利把手枪带进新加坡,再上网购买一个枪套,并且在超市买了一个手套,躲进房间里研究手枪的性能等。

被告买到手枪后,曾通知Amirul,但Amirul不相信,直到一天他去被告家吃晚餐,被告拿枪给他看,令他感到震惊。

被告告诉Amirul,他的家离Amirul家远,可能无法及时帮助他,加上他女儿还小,不想跟人打架,因此认为手枪更能帮助Amirul。被告叫Amirul把枪带回家,却遭拒绝,两人发生争吵。

4月间,Amirul在酒廊遇见殴打前妻男子的党派党员,遭他们挥打脸部。后来,他又在咖啡店被打,就连家人也被打。

Amirul告诉被告,还指对方“踩在他头上”。被告问Amirul要不要他带枪与对方摊牌,但Amirul拒绝。 因被怀疑吸毒 肃毒局上门搜查   被告一直把枪藏在家里,直到10月8日,一组肃毒局人员怀疑被告吸毒,在裕廊西72街一座组屋底层截查他。肃毒员过后搜查被告住家,结果搜出放在枪套里一把银色的“Shooters Sea Hawk”手枪、八颗子弹和一个弹匣。

被告有非法聚会和拥毒案底,控方促请法官判监八年半。控方指,被告有预谋和有计划到新山买枪,把枪带进新加坡。被告不但拥有手枪,还有八颗子弹,而他买枪的动机涉及私会党纠纷。 

控方说,被告把枪藏在家里至少七个月,还向同伙建议带枪跟对方摊牌。一旦局势失控,有可能造成危险。这是自2007年以来发生的第三起非法拥有枪械案件,必须重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