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逃过一劫的马兆武返回槟城:犹如新生婴儿,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王贤鸿(左)今早到新加坡樟宜机场为马兆武送行,并指他们两人一起渡过高峰与低谷。

(槟城11日讯)在新加坡因贩毒被判绞刑,在上诉中无罪释放案例的马兆武(译音,Beh Chew Boo),11日早已飞抵故乡槟城,准备跟家人团聚。

现年38岁,来自高渊的马兆武于今早9时20分乘坐Scoot航班TR 426抵达槟城国际机场;他在抵达机场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我要重新生活,忘掉过去一切。”

在新加坡监狱服刑53个月的他,很高兴自己终于能再次踏在家乡的土壤。他形容自己现下的感受犹如新生婴儿,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包括适应冠病疫情下的情况。

他表示,自己还没有任何计划,但是在经历了人生的黑暗时刻后,他将开始新的生活。

“我真的很高兴能回到这里(槟城)。我自由了!”

他接受访问时说,他会花更多时间跟家人一起,尤其是他的独生女。

马兆武在抵达槟城后也会在当地一家酒店进行隔离,并在隔离期结束后跟家人团聚。

他72岁的父亲马亚峇(译音)及28岁的妹妹马秋怡(译音)也一早抵达机场,希望跟久违的儿子与哥哥见面。

马亚峇:感谢新加坡政府让儿子获公正审讯

育有4名孩子的马亚峇感谢新加坡政府让他儿子获公正审讯,并有机会回到家乡。他也感谢马兆武的代表律师王贤鸿(译音,Wong Siew Hong))一直给予他儿子的援助和照顾。

当被问及他的健康状况时,马兆武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

他说,尽管释放后很高兴,但他会想念自己每天在监狱中为他加油的“帮派”(geng)。

当被问及家人的感受时,他说,父母都不想再提到这一段黑史,并在法院裁定他的指控无罪后感到非常感恩。

马秋怡:我们等待哥哥归来等了好久

他的妹妹马秋怡(28岁)说,整个家庭都很幸福,因为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等待他哥哥的归来。

“我和我的家人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最终证明我的哥哥无罪。起初,我们感到非常难过,因为如果在外的案件(新加坡),通常必须判处死刑。”

马亚峇感谢新加坡监狱管理部门允许他每月与儿子进行一次的联系。“我每月能够与儿子聊天30分钟。在欢庆农历新年时,我们还被允许进行视频通话。”

“我不想去想以前发生的事情,重要的是我的儿子安全抵达,并判无罪。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儿子,我知道的是,我儿子被裁定为无罪。”

马秋武表示会寻求任何一方的帮助,以开始新的生活,并欢迎那些愿意向他伸出援手的人。

他在四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父亲是一个渔夫。

王贤鸿:一切都圆满了

马兆武的代表律师王贤鸿今早新加坡樟宜机场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说:“感觉一切都圆满了。”

“我完成了我的工作,也完成我作为一个律师、一个男人和一个朋友的职责。”

在机场的登机口,马兆武向王贤鸿鞠躬,而王贤鸿在长达52个月的法庭抗辩中,证明了他的委托人是无辜的。

在玻璃屏障后向马兆武挥手时,记者听到王鸿贤引用英国诗人罗伯特刘易斯 (Robert Louis Stevenson)的诗说,“在这里,他躺在他经常渴望的地方。出海的水手回归的故乡,进山的猎人返回的家园。”

这名60岁的律师,形容这都是他与马兆武共享的旅程,两人一起渡过高峰低谷。

“一路走来,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感到很荣幸,上帝拣选了我作为他的器皿,将马兆武从死亡阴影的山谷中解救出来。”

王贤鸿也是Eldan Law LLP律师楼的合伙人。

“一路上到机场的这一段路程,就如一个象征。我在黑暗中接他,当太阳冉冉升起时,他离开我,越过新马关卡,那是他的全新一天,全新的生活。”

在马兆武获释后,王贤鸿继续照顾他。在过去的10天里,他为这名马来西亚人在一家旅馆提供临时住宿,并为他提供衣物和其他费用,直到他的所有回国安排完成。

2016年10月26日图携带甲基苯丙胺从马入境新加坡

马兆武被控于2016年10月26日企图携带499.97克的甲基苯丙胺(metamfetamin),从大马入境新加坡,并在兀兰检测站被逮捕,因此面对5项运毒提控。

去年农历新年(1月25日)前夕,马兆武被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年10月,上诉庭的三司法官小组接受他的上诉,宣判被告死刑不成立,逃过了绞刑。

3月2日,相同的法官小组,苏达勒斯米弄、郑永光及庄鸿翔也驳回了主控官以4项刑罚更轻的运毒指控,替代原罪状的申请。

该小组以2比1的比分作出了有利于马兆武的决定。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