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办公一年早已养成习惯?新加坡75%上班族不期待回返公司

《海峡时报星期刊》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本地有四分之三的上班族不期待回返公司工作。(海峡时报)

被迫适应、工作与生活失衡、开始享受便利性、不想回到公司上班。

这番“起承转合”,相信可大致概括本地上班族适应居家办公模式的心路历程。

2020年4月7日,新加坡史无前例的“病毒阻断措施”正式拉开序幕。一夕之间,大批上班族被令全面开展居家办公模式,被迫适应前所未有的工作体验。

一开始,人们不知所措,忙着调适生活与上班节奏,大吐苦水认为比到办公室上班还累者不在少数;

时间久了,在工作与生活快速切换的过程中,人们的抱怨与不适感逐渐消失,换来的是更充裕的家庭时光、更低的生活成本及更高的工作效率(因为可以省下上下班的通勤时间)。

可以那么说,随着时间推移,居家办公已然成为疫情下雇员较能接受的工作模式。

居家办公时,经常通过互联网与同事开会和交流。(互联网)

然而,从下个月5日起,上班族又得经历生活骤变:

政府上周三(3月23日)宣布,回返工作场所办公的人数顶限,将调高至75%,居家办公不再是既定工作模式。

公共服务署也发布指导原则,鼓励公务员每周回办公室三天,在家办公两天。

这意味着居家办公的美好光景将逐渐减少,甚至因每日回返公司上班的安排而从此“绝迹”。

对此改变,《海峡时报星期刊》28日公布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本地员工每四人中,有三人希望能继续“全职”居家办公。

75%上班族希望继续居家办公

这项网络调查是在政府宣布放宽工作场所措施后展开。

《海峡时报星期刊》在一天内收集了近2600个反馈,其中约75%参与调查者是女性,年龄介于25岁至40岁的本地居民占了65%。

四分之三参与者表示,希望继续居家办公,理由是可省下通勤与在外用餐的时间和费用(45.6%)、在家更有效率(28.2%),以及能同时照顾家人(20.3%)等。

上班尖峰时段,许多上班族赶着坐地铁。(海峡时报)

上述念想在不少双薪家庭中更为显着。

努尔(Nur Alfisyah Nonis,32岁,客户经理)曾是居家办公的苦主之一。去年4月实行阻断措施以来,她就疲于应付家务和工作,丈夫则是全职公务员而无法远程办公。

每日除了要照顾两岁儿子和七岁女儿,她还要忙着应付公司及客户的要求,可谓蜡烛两头烧。有一天,压力过大的努尔情绪崩溃,躲进家中厕所嚎啕大哭。

努尔(Nur Alfisyah Nonis)及两岁儿子和七岁女儿。(海峡时报)

“疫情之前,我可以在工作时开启‘工作模式’,然后在家启动‘妈妈模式’。不过,在疫情阻断措施期间,我必须一次性扛下所有责任,即一名母亲、一名员工及一名老师。当时我真的要疯了。”

但几个月下来,努尔有了显着的改变。她已学会如何克服障碍,妥善经营每个角色责任,也爱上了居家办公带来的便利。

努尔指出,居家办公给了她更多与孩子及自己相处的时间。

已对居家办公游刃有余的努尔来说,现阶段的工作安排让她大大减少了通勤时间。

每天她还能利用工作空档来接送孩子上学,甚至为家人准备丰盛的三餐。

“老板非常信任我们。前提是我们做好分内的工作,没有客户投诉。”

愿意重返工作场所上班族,盼能选择灵活办公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只有25%的上班族希望重返办公室上班。

在为数不多的他们之中,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了灵活办公模式,即不是一周五天都回公司上班。

根据调查,约有43.1%的上班族希望一周回办公室两天,25.7%希望一周回去三天,只有约一成的人希望一周回去四天或五天。

去年9月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毕业,初入职场的David(24岁,投资分析员)表示,刚步入金融领域就直接远程工作,对一个社会新鲜人来说是个巨大挑战。

初入职场的投资分析员Tristan David。(海峡时报)

“我理应面对面跟同事交谈。他们于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面孔,这让我非常难建立起紧密的关系。”

直到去年11月,David才有机会面对面与老板和同事攀谈。公司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灵活工作安排,每周回办公室上班几天。

David相信,一周内居家办公,混搭在公司办公的灵活安排,是未来的工作新趋势。

“尽管我们是被迫这么做(居家办公),我们已成功地证明一切在远程环境下,仍能完美运行。与此同时,我还是认为,同事与客户互动是有必要的。”

为什么想回办公室上班?

值得一提的是,有多达半数(46%)迫不及待想回公司上班的人,理由竟是想念同事。

其它原因有:在公司更有效率(24.3%),居家办公太无聊(8.9%)等。

在本地医院培训部门工作的Lynn(42岁,单身)表示,居家办公让她感到十分寂寞。她已在今年1月全面回返工作场所上班。

“这场危机让我意识到,同事们是我的第二个家庭。我很相信他们,我也为他们支撑国家医疗保健系统的努力感到骄傲。”

医护人员示意图。(海峡时报)

可见,一场始料未及的疫情,一次被迫执行的工作模式转换(居家办公),足以颠覆人们的态度,也对日后的工作趋势影响深远。

无论如何,摆在现实层面的现况是,本地疫情逐渐向好,后疫情时代的居家办公时间只会越变越少,大家也会逐步恢复往日的工作模式。

然而,不少像努尔一样的员工,还是认为居家办公存有一定的价值。

努尔说:

“一开始,我其实很挣扎。我忽然进入混乱的情况,在家工作时须兼顾好母亲的角色。一年了,在混乱之中,我设法找到了适应和分配时间的方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