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齐集印度、英国、南非、巴西7大变异病毒,未来还会发现新毒株

‍5月5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初步统计:今天新增确诊16例,累计6万1268例。新增病例当中,境外输入15起,社区病例1起。卫生部将在今晚公布详情。

传病房访客不戴口罩

卫生部正在调查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记者在某家公立医院病房里见到访客没有戴口罩。她问值班护士,为何不勒令他戴上口罩,该护士说,因为他在吃东西。

记者马上指了指旁边另外三个人,没有戴口罩,也没在吃东西。护士看了气死了。

记者也目睹,有个年轻男子在病房里待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没有戴口罩,他手中拿着一小包薯片,偶尔吃一片,而且还在病房里到处走动。

记者不禁问:既然医院限定每个病人只能有两名访客,就是要降低感染风险,为何允许访客长时间逗留?甚至允许访客在病房里吃喝?还到处走动?

只要出现一个带病毒的访客,如此肆意妄为,很快就会把整个病房的病患全感染上。

她说,她见到病房里医护人员都很谨慎,戴口罩、洗手,但是,如果允许访客如此随意,那么医护人员再谨慎又有何用?

变异病毒入侵新加坡

境外输入475+本土29

截至5月3日,新加坡一共出现29起变异病毒本土病例和475起变异病毒境外输入病例,涉及6种变异病毒株。

这29起变异病毒本土病例包括:8起B1351(南非变异病毒株)、7起B16172(印度变异病毒株)、3起P1变异病毒株、3起B16171(另一印度变异病毒株)、1起B1525(英国变异病毒株)、7起B117(另一英国变异病毒株),还有4起是B1351二度感染。

连同原本在新加坡传播的病毒原株,目前新加坡一共出现了7种病毒株。 

变异一:B.1.1.7英国变异病毒株

本土病例7起

这7起英国变异病毒株病例包括:

1. 第59028例:24岁韩国籍男子,WP客工,樟宜机场假日皇冠酒店的Azur餐馆员工,负责为机组人员和酒店住客送餐。今年1月2日,他接受定期合并检测时,结果呈阳性;1月4日再次接受检测,同日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1月5日,他的个人检测出结果,为阳性。

2. 第59059例:43岁马来西亚籍妇女,WP客工,上述第59028例的同事。1月3日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1月5日求医,1月6日确诊。

3. 第59084例:20岁新加坡籍男子,上述二人的同事。第59028例确诊之后,他身为密切接触者,1月5日被集中隔离。1月7日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当天接受检测,结果为阳性而确诊。

上述3例相信在工作种与外国机组人员有过接触。

4. 第60389例:43岁新加坡籍男子,活动策划师。他妻子是41岁新加坡籍女子(第60102例),新航空姐,1月30日服务于新加坡—阿联酋往返航班,与登机进行清洁卫生工作的当地员工有接触,2月9日确诊。空姐妻子确诊之后,她丈夫身为密切接触者,2月9日被集中隔离。2月21日确诊。

5. 第60439例:35岁印尼籍女子,上述空姐家的女佣。空姐确诊之后,她身为密切接触者,2月9日被集中隔离。2月22日确诊。

上述2例是跟境外输入病例(41岁空姐)有过接触。

6.第59340例:39岁新加坡籍男子,是位于碧山12街的童子军协会的行政人员,也是Westpoint运输公司的兼职司机。1月15日确诊。

7. 第59351例:39岁新加坡籍女子,在OCBC华侨银行淡滨尼中心分行单日行政人员,是上述第59340例的妻子。1月15日确诊。

变异二:B.1.351南非变异病毒株

本土病例8起

这8起南非变异病毒株病例包括:

1. 第61822例:23岁印度籍男子,客工,在四贵海运私人有限公司任职,在布拉尼集装箱港工作,住宿在布拉尼岛尚德布拉尼终点道(Brani Terminal Avenue)的一处客工宿舍。4月10日确诊。

2-5. 第62113例、第62348例、第62350例、第62485例4人,皆为印尼籍船员,在MT ALLI供油船上工作,先后于4月17日至23日之间确诊。

上述5人皆在海事领域工作,相信是与前来靠港的染疫船员有接触。

6. 第62526例:58岁新加坡籍男子,建筑工程项目经理,曾于2020年2月13日至12月13日派驻尼泊尔。4月27日确诊。

7-8. 第62181例:35岁孟加拉籍WP客工,4月19日确诊;第62225例,32岁孟加拉籍WP客工,4月21日确诊。两人皆是位于兀兰的西雅兀兰客工宿舍(Westlite Woodlands Dormitory)的住户。除了他们二人,同屋的另外4个客工也确诊,是二度感染,编号为RI16、RI17、RI18、RI20。“RI”相信是Re-infection,再感染。

变异三:P.1巴西变异病毒株

本土病例3起

这3起巴西变异病毒株病例包括:

1. 第61993例:34岁印度籍男子,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去年12月28日至今年3月21日到过印度。4月15日确诊。当局相信,他可能在隔离期间与另一旅客有接触而受感染。

2. 第62063例:35岁印度籍男子,星展银行职员,是上述第61993例的哥哥,与他同住。4月17日确诊。

3. 第62057例:31岁瑞士籍女子,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是上述第61993例的同事。4月16日确诊。 

变异四:B.1.525英国变异病毒株

本土病例1起

这起英国变异病毒株病例是:

第62373例:45岁男性新加坡永久居民,在Wirana船务公司担任高管。他母亲(75岁印度籍老妇,第62524例)4月15日从印度入境,在指定场所进行隔离。他前去同住并照顾老母亲,与母亲同一卧室。4月24日确诊。 

变异五:B.1.617.1印度变异病毒株

本土病例3起

这3起印度变异病毒株病例是:

1. 第62045例:41岁女性新加坡永久居民,会计。4月16日确诊。

2. 第62143例:44岁男性新加坡永久居民,是上述女会计的丈夫,在丹戎巴葛经营北印度烧烤餐馆,在小印度经营酒吧餐馆。4月17日确诊。

3. 第62234例:11岁印度籍男童,博伟国际学院学生。是上述二人的孩子。4月21日确诊

上述3例皆与第61536例有关。第61536例是43岁印度籍男子,是上述女会计(第62045例)的姻亲,应该是姐夫或妹夫。4月2日从印度入境。卫生部组织专家会诊,判定他是二度感染。流调显示,他很可能在印度被二度感染,入境新加坡之后,开始具有传染性,把病毒传染给41岁女会计和她丈夫。

变异六:B.1.617.2印度变异病毒株

本土病例7起

这7起印度变异病毒株病例是:

1-5:第62541例(43岁菲律宾籍护士)、62557例(30岁马来西亚籍医生)、62561例(57岁新加坡籍男性病患)、62567例(71岁新加坡籍女性病患)、62568例(79岁新加坡籍男性病患),皆属于“62541感染群—陈笃生医院9D病房感染群”。

6.第62517例:38岁新加坡籍男子,ICA 移民与关卡局派驻樟宜机场T1值班副主任。4月27日确诊。他属于“62517感染群—ICA人员家庭聚餐感染群”。

7. 第62553例:39岁越南籍女子,大士南一处冠病康复中心的清洁工。4月27日确诊。她属于“62553感染群—康复中心清洁工感染群”。

上述7人都是同种病毒株感染,但由于病毒株处于谱系不同位置,因此,他们并不互相关联,而是分属3个不同感染群。 

有读者问,陈笃生医院感染群至今一共40人,但只说5人是B.1.617.2变异病毒感染,难道其他35人是另一种病毒株感染?那为何还归入同个感染群?

我们发现,属于陈笃生医院感染群的这5人,都是该感染群最早确诊的。同样的,属于ICA人员家庭感染群的、还有属于大士南康复中心清洁工感染群的,也是该群最早的确诊人员。我们相信,这三个感染群的其他人员应该是病毒株分析结果未出,而不一定是受到不同病毒株感染。

事实是否如此,有待当局日后公布。

回顾5月4日疫情

17起确诊病例

其中11起为无症状感染

现在回顾昨夜通报的疫情详情。

5月4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新增17起确诊病例,其中12起为境外输入病例,5起为本土病例,累计6万1252起。

在17起确诊病例当中,11起为无症状感染,6起出现症状。

昨天通报的5起本土病例皆为本地社区病例,客工宿舍病例无新增。

根据《新加坡眼》统计,过去七天每天平均无关联病例为1.43起.

陈笃生医院感染群昨增5起病例

昨天通报的5起本地社区病例皆属于“62541感染群”(陈笃生医院9D病房感染群)。截至5月4日1200时,该感染群一共有40人。新增5人为:

1. 25岁男性药剂师,上一次上班是4月28日。两天后出现流鼻涕症状,当天缓解。他曾接触9D病房住户和医护人员。5月3日确诊。他在3月18日已完成两剂疫苗接种。

2. 64岁新加坡籍男子,4月26日住进9D病房,27日转至国家传染病中心。4月28日、30日检测结果为阴性。5月2日出现咳嗽、发热症状。5月3日确诊。

3. 53岁新加坡籍妇女,在4月18日至28日之间多次到9D病房探望病人。4月30日开始隔离。5月2日确诊。

4. 45岁菲律宾籍妇女,4月25日曾到9D病房探病。4月30日开始隔离。5月2日出现流鼻涕、咽疼、发热症状,当天确诊。

5. 39岁印尼女子,4月21日、22日曾到9D病房探病。4月30日开始隔离。5月3日出现咽疼症状,当天确诊。 

其他8个感染群无新病例

新加坡目前有9个活跃感染群,除了陈笃生医院感染群外,其他8个没有出现新增病例。

新发病例曾到过九处地点

新加坡卫生部对新发病患确诊之前14天活动进行追查,5月4日通报他们到过的九处新增地点如下:

本次通报的九处地点,主要载Novena和小印度一带、宏茂桥、还有兀兰。

这是过去几天的发展图:

4月25日0910时至0940时:位于宏茂桥3道的昇菘超市

4月26日1810时至1940时:Velocity @ Novena Square诺维娜广场内的Huluruk Myeon House呼禄入面馆

4月28日1845时至1915时:Newton Food Centre纽顿熟食中心

(图源:Wikipedia)

4月29日1925时至2015时:位于宏茂桥的Jubilee Square银禧娱乐中心内的COLLIN’S餐厅

(图源:Google maps)

以上四处是陈笃生医院感染群病患到访。

4月26日1735时至2000时:位于兀兰的Causeway Point长堤坊商场

4月29日1335时至1500时:位于小印度的Mustafa Centre慕斯达法购物中心

4月30日1720时至1815时:位于小印度的Dunlop Street南洛街118号的Haniffa 百货公司

卫生部指出,新发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经追查并接获当局通知。

卫生部提醒公众,如在上述时间曾到过上述地点,必须在14天内不间断监测自身健康,如出现急性呼吸系统症状(咳嗽、咽痛、流鼻涕)或发热、丧失味觉嗅觉,须立即求医。

昨增境外输入病例12起

印度相关病例占半数

5月4日,卫生部通报境外输入病例12起。

按旅行史分:印度3人,尼泊尔2人,马来西亚2人,菲律宾、印尼、孟加拉、马尔代夫、日本各1人

从印度入境3人,但是,从尼泊尔入境2人和马尔代夫入境1人都是印度公民,因此,印度相关病例占昨天境外输入病例的半数。

尚需10天左右才能消化存量

虽然新加坡从4月23日2359时起禁止非公民、非永久居民从印度入境,而且也禁印度四个邻国(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尼泊尔)旅客入境,但是,先前已经入境的旅客仍在执行21天SHN隔离,这部分的存量仍在消化中。因此,新加坡大概要到本月15日左右才会见到印度及南亚其他四国境外输入病例的显著减少。

昨天境外输入病例无短期旅客

昨天境外输入的12起当中:

WP客工3人,分别从孟加拉、印尼、马来西亚入境,其中1人是外籍女佣。

持DP家属证者3人,分别从马尔代夫、尼泊尔入境,皆为印度公民。

新加坡永久居民2人、新加坡公民1人,皆从印度入境。

留学生1人,19岁日本籍少年,从日本入境。

持LTVP长期探访证1人,从马来西亚入境。

持工作证件1人,从菲律宾入境。

17人病愈

2人住进ICU重症监护病房

5月4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截至当日中午1200时,17人病愈出院,累计病愈6万零823人;现有病患为398人,与前天同。

现有病患包括:中症病房有129人,比前天少2人;267人在社区护理设施或社区康复设施,与前天同。

2人住进ICU重症加护病房,此2人非出自陈笃生医院感染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