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不住,要死了!”马来西亚多家医院ICU重症病房超额使用

马上就好 2021/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5月8日,马来西亚卫生总监诺希山透露,目前,在马来西亚每10万人口中,平均有933人感染冠病。

在冠病新发病患当中,20至39岁年龄组别的冠病确诊病患最多,达2983起,其中,1531起为20至29岁青年,1452起为30至39岁青年,大部分是工作场所感染。

青年病例数据日益上升,症状也越来越严重,有很多都需要进入加护病房,而且治疗效果不大。

新增病例年轻化或与病毒变异有关

根据卫生部观察,目前有很多年轻病患需要使用呼吸机辅助,而且情况都很严重,对治疗产生抵抗。

马来西亚卫生部怀疑年轻病患的增多与新冠变种病毒有关。

年轻病患增多,病情加剧,治疗效果不大,导致马来西亚的ICU重症监护室爆满。

(图源:诺希山脸书)

截至5月8日,住进ICU的冠病患者较上以周增加了21%,较两周前增加44%。

据各地报告,多家医院ICU已爆满,甚至超额运作。

在最靠近新加坡的柔佛州,6家医院本有43个ICU床位,但留治了49名冠病病患,使用率为114%。

在雪兰莪、吉隆坡地区,7家医院的冠病ICU使用率平均值则为105%。

马国重新落实行动管制令

马来西亚疫情持续恶化,5月4日,当地政府宣布雪州六县区从5月7日至20日落实行动管制令(MCO)。

5月5日,当局再U转,宣布吉隆坡、柔佛的新山、古来和哥打丁宜3县,也在5月7日起至5月20日实施行管令。

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指出,落实行管令之后,餐馆、小贩中心和摊贩可从上午6时至午夜12时营业,但禁止堂食,只能外带食物。

5月8日,当局宣布从5月10日至6月6日期间,一概禁止所有未经警方批准的跨州及跨县活动。

(警方设置路障,以确保民众遵照跨区限制,图源:依斯迈沙比里脸书)

卫生总监诺希山指出,为了避免发生超级传播事件,他促请民众勿举办大型聚会如婚宴和丧礼,并在开斋节采取闭门的方式庆祝。

他强调,未来2至4周是非常关键时期,马来西亚在去年开斋节之后没有爆发疫情,主要原因是采取特定措施,如禁止开放门户活动。

“去年斋戒月我们成功阻断疫情,今年我们也一定能办到。”他说道。

ICU医生:我们都近乎崩溃

5月7日,在柔佛新山政府医院加护病房工作的麻醉科与重症医学科医生黄诗杰,在脸书分享他在ICU所目睹惨状。

他说,在4月份,冠病重症病人大概就五六个,从四月下旬开始,病例数疯狂的涨,进入ICU的重病人也不停的增多,从原本只开7张床,慢慢的增加到12张,再开第二个ICU扩展到14张床,到了5月7日查房的时候,他被告知,需要扩展到18张床。

(黄诗杰医生。图源:脸书)

他说,要增床位,说的很容易,“我们一直在牺牲其他非冠病重症病人进入ICU治疗的机会。我们尽可能的开放ICU,尽可能的牺牲自己,但可惜的是,还是有很多的病人连ICU的门都没跨进去,就和这个世界说byebye。”

“都是我害了你们”

他这几天遇到很多学校感染群的病例。其中有一个家庭,父亲是校长,在学校感染,回到家传染给了全家人,家人都在不同的医院隔离治疗,大儿子在等待入院的时候在家里不治身亡,二儿子在ICU抢救无效,而他自己需要ICU插管用呼吸机辅助呼吸,妻子和女儿也都需要氧气支持。

另一个家庭也是全家感染。一对老夫妻已经进入重症肺炎,黄医生写道,早上我们先把妻子带入ICU插管治疗,下午也把丈夫带进了ICU插管,在病房两个人在相邻的病床手拉着手,面带high flow mask 100%氧气面罩,像是临终道别一样,丈夫哭着对妻子说:“都是我害了你们”。那个画面真的让人心酸。

撑不住了,我想死

还有另1起,一位老先生带着high flow mask,握着黄医生上司的手,告诉他们:“doctor, saya rasa saya tak boleh tahan dah, nak mati sudah”(我觉得我撑不住了,我想死)。

黄医生说,面对没有床位,超负荷的ICU,我们只能尽可能的挪动床位,无奈的,老先生还是没有等到进入ICU的那一刻。

他说,面对重症病人,其实医护人员都很无奈,很想救,但是床位真的不够,人手真的不足,因为ICU医生不像一般病房的医生,谁都能当,ICU的护士不是一般的护士短时间的培训就能做。

黄医生写道,“一周2-3个oncall,各个近乎24小时睁着眼的值班,面对生命的无可奈何,超负荷的工作压力,州卫生局冻结假期的那个瞬间,我们都近乎崩溃,但还是试着硬着头皮撑下去。

我需要一个喘息的空间,需要一个长假。” 

印度医生:我见到人间各种惨状

Saandrah是德里的一名年轻的医生,她4月23日发布视频,说她工作的医院ICU病房3月28日收治第一个冠病重症病人,是个原本很健康的四旬男子,但送到ICU时血氧已经不行了。她在ICU是新手,以为这个病人可以撑过去。

没想到的是,她下一次值班时,病人早就没了。

从此,他们ICU被冠病重症病人挤爆。Saandrah医生说,我见到人间各种惨状,我明知年轻病人撑不过去,不得不对他的父母实话以告;我见到无法呼吸的女人连夜痛苦地向上苍祷告。

有个妇女病患,在插管之前,求医生说,她有11岁和4岁两个孩子,需要她照顾,她必须撑过去。

但,她没撑过去。

Saandrah医生说,我每天见到一个个裹尸袋带走一个个病人,我告诉自己,不要想这些,要专心工作。我每天下班之后,想起我天天被迫见到的惨状,不由得崩溃痛哭。

“我很焦虑,我感觉早晚有一天我会像我治过的病患一样死去。”

“我甚至想告诉我父母,如果我进入重症,我不想插管,让我直接走吧。”

她在视频对广大印度民众说:相信我,你的封城并不难受。你没见到我们见过的真正的恐怖惨状。我真希望我能把所见拍成视频给你们看,这样你们就会吓得乖乖呆在家里不乱跑。

“我不要求你们不外出。我只请求大家,外出时请戴上口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